如果你骂我,我就打你。

[T&B 兔虎]黑色丝绸 Ch 2

黑色丝绸


warning:

虎彻枕营业设定前提下的兔虎

非常雷

如果你骂我,我就打你


Ch 2


男人把门关上,虎彻没有动,只是沉默地吐出了几个气泡。


他看不清楚男人的脸,就像是被蜡笔刻意抹去,领口以上都是漆黑一片。身上的西装熨帖又昂贵,古龙水的香味渗透在海水里。窗户被关上,于是浮动的窗帘也停滞,像珊瑚立在礁石上。男人说:“开始吧。”


光是把英雄这个词和“枕营业”联系起来就足够可笑了。试想平日光明磊落的英雄,总在镜头前说些诸如正义、守护之类的词,甚至自诩是为了市民,结果在夜里做这些勾当。足够讽刺。何况他还是个男人,“枕营业”对于他更像是一种侮辱,他...

[T&B 兔虎]黑色丝绸 Ch 1

黑色丝绸


warning:

虎彻枕营业设定前提下的兔虎

非常雷

如果你骂我,我就打你


Ch 1


为什么要做英雄?


如果有人用这个问题正正经经地采访所有的现役英雄,大概能理所当然地得到统一的回答:为了守护市民或是为了城市的和平。这些都是冠冕堂皇的话,观众也大都爱听。但如果是在私下里问这些英雄(并且你们的关系足够好的话)得到的就不一定是这样的回答了。


这个问题实在因人而异:有的英雄是拿这个职业做跳板,借此在别的领域一展风采;有的是看中作为英雄的知名度,想要介由这点来获取信息;还有的是自然而然,因为自己有能力,就理所当然地肩负了责任。


在其中,最...

[T&B 兔虎]某个阳光灿烂的夜晚

某个阳光灿烂的夜晚


在意识到自己的能力突然增强的瞬间,他就像隔夜的汽水溢出一点轻微的叹息。但那种感觉更像是命中注定的暗喜,他攥紧了拳头,咬紧了牙关,只是呜咽仍然从食道直冲而上,顶在齿间,直到泄出尖锐的噪声。


巴纳比抬头,隔着穿戴着战斗服的五指望向太阳。


他很快递交了辞呈,罗伊斯已经退休了,新任的上司同意他的申请的态度几乎可以说是极其爽快,但手续需要一些时间。巴纳比在更衣室坐了一会儿,门外不时有急促的脚步声。每当有人经过时,他总会屏住呼吸,就好像某个大叔会突然推开门一样。


但理所当然的是没有任何人进来:阿波罗传媒的新英雄是女性,不和他共用更衣室。更衣室的窗帘用了挡光材...

夜风(狄尉)

夜风


现代paro段子


或许第一次是尉迟真金把狄仁杰骗上床的,至少,他自以为如此。狄仁杰也装作不知道,陪他去蹦迪,喝酒,醉醺醺的。然后尉迟真金就问他去不去开房。


他还解释了好大一通,什么现在太晚了没有地铁了,打车晚上太贵,七七八八的,狄仁杰也把自己当成不谙世事的女大学生,对着他连连称是。其实他心里快笑死了:今天可是跨年夜,在尉迟真金把他约出来的时候他心里就有数了。而且尉迟真金还一副没蹦过迪的样子,干巴巴地在人群里站着。


当然去开房这个结果狄仁杰也没想到,他原以为会去什么公园里看烟花,然后在躺椅上睡一宿,这倒挺符合尉迟真金那股子局促不安的气氛。他心里是一惊,随后有些困...

两讫(二十四)【狄尉】

山高水长,咱们二月再见。

***

两讫

第一章 上一章


(二十四)


冲突以最激烈的形式出现。


深夜,寺丞报有案情发生,狄仁杰便大概明白武后终于做好了准备,已经开始收网。他到了冷玉斋,四处张望,一切线索都如此明显。假山上、小径上、房顶上的脚印。这些都丝毫没有刻意隐藏的痕迹。


就这点来说,反而不太像是尉迟真金的手笔——若真的是他所为,那必定毫无破绽。尽管如今他身为金吾卫上将军,早已没有和狄仁杰这个大理寺卿争斗的必要,但他怎么也不会想落在下风。这么说来,现场如此,或是因为尉迟真金成心想让他发现,或是因为这一现场并非他直接造成。


这也很好理解。尉迟...

两讫(二十三)【狄尉】

两讫

第一章 上一章 下一章


(二十三)


再过了半月有余,天后召尉迟真金,命他深夜带幻天真人于北宫门觐见。他这几日一得空便潜入淳化坊监视幻天的一举一动,见他四处召集人马,都是些江湖术士,穿着奇特,脸上也都化了诡异的妆容。除了此前见到的那个敷粉的男子,还有一高大的西域男子,一体态佝偻的老妪,和一个看不清面上如何的年轻女子。


尉迟真金想不通武后要他们有何用。其中也就那个高大的西域男子看上去还有些本事,其余人,似乎只有些偷鸡摸狗的三脚猫功夫。尉迟真金觉得不屑,心想他们早晚要在天后面前出丑。


最先注意到他的是水月。或者说,表面上是水月。尉迟真金并不...

两讫(二十二)【狄尉】

两讫

第一章 上一章 下一章


(二十二)


收押陆氏及郑六郎后,郑府也差不多散了——郑六郎并无子嗣,丫鬟也有不少是陆氏从娘家带回来的。斛素氏虽在此,但也懒懒散散,倚靠在柱子边上,就看着家仆散去。收押时狄仁杰和沙陀还在场,但尉迟真金已经走了。沙陀见这幅场景,不禁有些感慨,便小声与狄仁杰说道:“二夫人也挺可怜的。”


狄仁杰视线转回他的身上,摇头说道:“谁知道呢。她也得到自由了。”

“可我还是不太明白。”沙陀问道,“为什么斛素氏当时要承认是自己买的毒蕈?既然不是她所为,那去南市也没办法查明是她……”

“倘若她是想要袒护陆氏,那就说得通了。”狄仁杰说道...

两讫(二十一)【狄尉】

两讫

第一章 上一章 下一章


(二十一)


尉迟真金从门外进来,他刚想张嘴,便见到郑六郎从床上支起身,咳嗽了几声,以一种疲惫、虚弱的眼神看向狄仁杰。狄仁杰还是冷冷地看着,他咳得更急了,竟生生吐出一口血。沙陀看看狄仁杰,又看看郑六郎,伸出去想要握住郑六郎手腕的手停在半空,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


这气氛倒还好理解。尉迟真金上前与狄仁杰耳语两句,也扶着刀站在榻边,俯视郑六郎。他说道:“本座已命人问查过,几月前你的仓库也遗失了一次蜀锦。”


“你谎称遗失,但不敢报官,也不许家中佣人透露,不过是想以此抬高布价,再以其他途径出手。地窖里的布匹有不少仿制,做...

两讫(二十)【狄尉】

两讫

第一章 上一章 下一章


(二十)


狄仁杰一路跑过来,这才匆匆赶到。他半路听到一声闷响,心想定是尉迟真金触发了机关,有些担心是暗道主人设置的冷箭之类。见到尉迟真金好端端地站在一扇发出光亮的门前,他才松了一口气,也把脖子伸过去,往里面瞧。尉迟真金往旁边挪了挪,给他留了一个人的空档。


狭窄的暗道豁然开朗,里面是一个干净敞亮的房间,墙都是砖砌的,垒得很整齐,和外面凹凸不平的青石板完全不同。墙上都挂了除湿驱虫的草药,狄仁杰抬头看,角落的天花板上有一个被封起来的洞。想来这是别的屋子的地窖。


他们果然在屋子里找到了几个箱子,不像仓库里头放的那些厚重...

两讫(十九)【狄尉】

两讫

第一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十九)


狄仁杰听了他说的话,却好像全然不觉得意外,只是叹了一口气,视线不经意地从尉迟真金身上划过。尉迟真金见他看自己,大概也了然。沙陀还在气喘吁吁地说,那护卫下毒杀人,趁混乱装作中毒逃跑了。尉迟真金看狄仁杰嘴唇动了动,没有发出声音,但读唇语,说的是“迟了一步”这四个字。


狄仁杰冲着沙陀摆摆手,说知道了,不用再追查下去了。沙陀一口气没咽下去——出了这么大的事,竟然说不要再追查!他都要怀疑这个狄仁杰是不是假的了。他张口要骂,但迟疑了一下,想想还是给老狄一个面子,他绝不是那种放弃真相的人,肯定是旁边的尉迟真金强迫他的。沙...

© naive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