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iveee

拾级而上

【正泽】关于公孙探长要请客的一个片段

十月,破了一桩大案,公孙泽心情很好。趁暂时没有什么事,他张罗着晚上请全DBI的人外面搓一顿,连走廊里扫地的阿姨都叫上了。他可没叫包正,但是那家伙都跟在后面来了,他嘟囔着埋汰了包正两句,也没有反对。

老布的酒吧可容不下那么多人,秉着能多坑一点就多坑一点的心态,小玩命怂恿着要去德城最贵的西式饭店。公孙泽的眼神射线就差把他穿孔了,展超只能在心里不停地大喊“薇薇安保佑”。还是包正出来解围,他提起了另一个酒楼,抱着双臂,用胳膊肘撞了公孙泽一下。

公孙泽掂量了一下自己因为多养了一个包正而日渐消瘦的荷包,登时开始后悔为什么要主动提出请客,再看包正气定神闲的样子,心里一阵不爽,“死亡射线”随之转移到了包正...

【权瑜】成年不要撒酒疯(上)

成年不要撒酒疯


大部分是现代paro,权瑜从头到尾。


00

“主公,中护军来了。”


01

孙权在醉眼朦胧之际看到了周瑜。他思绪中应该笔直的裤缝也看起来弯弯曲曲的,藏青色与夜幕混着撸串店昏黄的灯光粘合到一块儿。他混沌的脑子已经想不起来周瑜的脸是什么样子了,只记得卷了两圈校服裤脚露出的脚踝——早就被合体的西裤和深色竖纹棉袜遮得严严实实,再看不到。

孙权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认出周瑜的,兴许是冥冥中的感应。他笑得很得意。

“瑜哥,好巧啊。”

“巧什么巧,你打电话叫我来的。”周瑜回答道。

周瑜不喜欢酒鬼。他用几乎算得上是嫌弃的眼神瞥了孙权一眼,认命了似的叹了一口气,伸手去...

我想在棺材里自慰【ch0】

稍微转发一下,我的原创(放子blog里了),大概会有百合成分的轻小说

亿万世界:

我想在棺材里自慰


chapter 0


***


“我想在棺材里自慰。”


没有预兆地,她这么对我说道。也许我突然僵住的蠢样让她觉得我没有听清那句话,于是她直勾勾地盯着我的眼睛,一字一句地重复:


“我想在棺材里自慰。”


***


我和她本身没有什么关系,那天我会出现在她的旁边仅仅是因为一起被分配了早晨打扫旗杆背后的林荫道的任务。班级值日要持续一周,这段时间内我不得不早起,陷入了比往常更加睡眠不足的境地。但是那句话确确实实不是我的幻听。我依然记...

有风【恋与制作人乙女同人 白起x制作人】

有风


warning:二人没有确立关系的时候发生的事。

***


秋天很快就过去了,落了一地的金色银杏树叶也很快被环卫工人扫了个干净,空留下几颗光秃秃的树干杵在冰冷的水泥路边上。有风吹过时,只能摇着枝桠,于是风在穿梭中呜咽。树根处盎然的绿意也早已渐渐褪去,深褐色甚至有些发灰的泥土从稀疏的草根后渗透出来,就好像浴缸的水渐渐淹没了你。

你已经很久没有见到白起了。

他上一次打你的电话同你告别,你有些察觉出了他语气中的不对劲——尽管还是如同以往的过度关心,但是词语粘着,有些不像他的踌躇。你也不知道自己对这个细微之处的异常敏锐从何而来,或许又是直觉作祟?你那时想起许墨说过的话,张口想要叫...

繁星照耀下【盾霍】

繁星照耀下


warning:纯粹盾霍,有关佩姬的都是他们的胡思乱想。

***


月光明亮,没有星星。

不同于以往那些觥筹交错的饭局,霍华德艰难地在战士们激烈碰撞的酒瓶中找回自我。他极少面对这种情形,倒不如说,他从未想过会有这样的时刻。自从在上东区得到了立足之地,他就把那些混杂着刺鼻的土酒、穿着到处是亮片缺口的连衣裙的舞女和流浪汉衣衫的臭味的酒馆彻底抛到了脑后,以为自此之后只会和那些西装革履的假绅士还有楚楚可怜的假淑女在一杯一杯的马丁尼之间说一些毫无道理的废话,然后随便用哪一个理由和其中一位矜持的女孩在床上做一些不那么矜持的事。

但说他对这次庆功宴毫无兴趣也有悖他本意。冰冷的雪原...

习武【少包三 年龄操作 展策】

习武


Warning:

一个假使公孙策和展昭年龄倒置的故事。

写的时候总会想起开封奇谈那个很帅的展昭……

***


公孙策有一阵一直想要习武。


他是方圆十里出了名的神童,才不过十岁已经熟读四书五经,把他父亲满屋子的藏书看了一大半。衣服穿着整整齐齐的,出门还要挥个小扇子,走哪儿都有人叫他公孙知府的大公子。是周围大小孩子的噩梦——父母一旦遇到他,都免不了回去教育他们一顿。以至于他一直交不到同龄的朋友,唯一的友人是他打穿开裆裤就认识的臭包子。他当然不认可这个好友,每每公孙真提到让他去找包拯一块儿玩,总会见他噘着嘴拉着脸很不情愿地屁颠屁颠跑过去。

包拯也是出了名...

一场寂静的爆炸【盾霍】

一场寂静的爆炸


先来的是寒冷,他的胡须,裸露在外的头发,甚至是浓密的眉毛和睫毛都沾染了干燥的雪粒,脸颊不自然地发红,嘴唇又发青。接踵而来的是眼前的白茫茫,他眯着眼睛才能不被光线刺伤,于是纤长的睫毛在视线前方划出漂亮的纹路。

霍华德动作缓慢地缩了缩脖子,飞散的雪粒往他没有包裹住的脖颈里蹿,就像是有人把冰冷的手往他的领子里塞似的。他一个激灵清醒了些,于是眼前的白茫茫更加真切了。霍华德带着略微疑惑的目光环视四周,右手不自然地攥紧,直到皮手套紧紧地绷着。他的手和嘴唇一样微微颤抖,或许是被冻的,又或许不是。


他面前渐渐出现了一个模糊的人影,背着光。那人影披着风雪从雪...

过故人庄(十三)【少包三 公孙策中心 微庞策 展策】

warning:

开学很忙了,又马上要期中考,每周一个lab做到脑子都没了……

有一阵想写也写不出来……唉。

本章基本没有庞策成分了,不打tag了,大家小心观看哈。

***

过故人庄


(十三)

很少有人见过公孙真生气的样子。他如今和气得甚至有些懦弱,刚来庐州的时候又冷冰冰又心高气傲没有什么表情,再早的时候他不在庐州,也无从知晓。公孙策记事起父亲就对他是百般宠爱,那可真的是捧在手里怕摔着,含在嘴里怕化了。公孙策也算得上听话懂事,没给他添过什么麻烦,怎会见过他勃然大怒。

逐月楼的大门是被公孙真带人顶开的。他力气虽不算多大,但气势还是蛮吓人的。一排衙役也跟着他气势汹汹,把门板都顶...

过故人庄(十二)【少包三 公孙策中心 微庞策 展策】

过故人庄


(十二)

公孙策迟缓地从水里爬出来,攀在崖壁上。他松了手里的那根藤蔓,够着了崖壁上伸出来的树枝。离开水面的那一瞬间实在是难熬,本来浮着的衣服又沉重地贴在身上,把他往下拽。公孙策咬了咬牙,从河水的拉扯中逃离出来。

他还未来得及喘口气,就被展昭捞着,三两下攀着从断崖垂下来的几根藤蔓,和伸出的几根枝丫,跃上了崖顶。说白了只是个低矮却颇陡峭的山丘,顶部却很平缓,发黄的草隐约生出些绿意,像是对将至的春色蓄势待发。这下公孙策总算舒了一口气,整个人瘫倒在柔软的草地上。一松懈下来,风吹到他湿漉漉又单薄的中衣上,只觉得瑟瑟发抖。展昭急着脱下了自己身上包大娘为他缝制的外衣,一下把公孙策裹了起来...

过故人庄(十一)【少包三 公孙策中心 微庞策展策】

过故人庄


(十一)

师爷跟着公孙真已经有二十多年了,他一直觉得公孙知府挺糊涂又挺明白的。公孙真年轻刚来庐州的时候还有些锐气,像个郁郁寡欢的才子。师爷在衙门做了好几年了,上一任知府也不是说多不负责任,还是积了不少案子。庐州虽小,也不是那么风平浪静的。新官上任三把火,公孙真上任不久,师爷就发现他判案子又快又准,之前囤积的那么多案宗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薄。公孙真那时也确实年轻得很,长得也显小,来就任的时候师爷眼睛都看直了——他打听过,知道这新知府年纪小,没想到看起来跟个上京赶考的年轻书生似的。

公孙真也确实有点书生气质,不过二十多些,只比现在的公孙策大一点。他原是京官,去庐州上任是有违他本意...

1 / 13

© naive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