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级而上

缱绻【cp:灯罩(RPS)】

warning:

RPS注意!RPS注意!RPS注意!

RPS就不打tag了,是昨天晚上伤感的产物,极为短小


***

缱绻


你最近烟抽得少了,但还是买着。偶尔忍不住了,就蹲在马路牙子上捏着看一会儿。烟不会说话,也不会自己燃烧起来,但你总觉得嗅到了那熟悉的烟味,也有缥缈的烟气围着你的左手缓缓上升。

 

他焦虑的时候会抽很多烟,戏过不了的时候更多。有一段时间他频繁过不了,你就看着他在夜晚的北京里吞云吐雾。那时他的嗓音要比拍戏的时候更沙哑一些,看到你来了就一脸不好意思地把烟掐了,向你道歉说害你陪他拍了这么多条。你忙摆手说没有没有,他向你递了一根烟,说哥们儿来一根吗。

你和他一起抽烟,不知不觉用起左手。

 

后来你们一起去吃饭,偶尔喝点酒。他有时候很节制,有时候又很放肆。有一次你们两个干了两箱啤酒,只记得两个人交替着跑厕所。他后来就看着你痴痴的笑,你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表情,眼前也模模糊糊的,可他却是清清楚楚的,就像是拿了把放大镜照着。

你禁不住地想他真好看,就像是公孙策真的在你面前似的。可你又不是包拯,他也不会一直陪着你。

那天凌晨,你们两个脚步虚浮地找到了个垃圾桶吐了,吐完两个人嘴里都是酸臭的味道。这个时候他终于酒醒了些,坐在马路牙子上抽烟,一根接着一根。

他跟你说,快结束了。

 

快结束了。

 

再后来杀青了,你们很少一起参加访谈,见面的机会更少了。他约你喝过一次酒,你约他吃过一次火锅。你们喝得都不多,没有人醉了,也没有人吐真言。聊了聊剧组里的事,聊了聊以后的打算,你们两个没什么话了,你问他抽烟吗,掏出他常抽的那个牌子的香烟。他摇了摇头,说他打算戒了。

于是你一个人抽了起来,那是一股很好闻的味道,你以前总是在他身上闻到。现在他身上已经没有那种味道了。你有些舍不得,于是自己抽着,闭上眼睛还是他坐在街边上,一根接着一根地抽着烟,看到你还是那副不好意思的羞赧的样子。

你喝得很少,却假装醉了。他扶着你,假装不知道。你半倚在他怀里,眼前清清楚楚的,可他的脸却朦朦胧胧,像是蒙了一层雾。你闭上眼睛,听他叫了出租车,把你扶上去。你抱着他的腰不肯让他走。他只是叹了口气,说:

都过去了。

你就睡过去了。

 

后来的后来,你去了他演出的剧场,挑了一个没有他的话剧,想象舞台上的人里有他。你看每个人都像极了他,他一会儿在哭,一会儿在笑,一会儿就谢幕了。灯亮了,你从那个充斥着他的美梦里惊醒,在角落里独自沉默着哭泣。

你想象着他在舞台中央光芒四射的样子,也想象着他在电视机前看你的样子。你觉得惶恐,又想他是否会在某一个瞬间觉得舞台的某个黑暗的角落会有一张你的脸。

就如同你无数次想象他注视你的样子

 

最后你坐在马路牙子上,叼起那根没有点燃的香烟。恍惚间又闻到了那股熟悉的好闻的味道。你想起来了,那并不是香烟的味道,你从头至尾就未曾理解过,却假装自己已经拥有了。

 

你猜错了,那是想他的味道。

 

 

Fin

评论
热度(1)

© naive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