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级而上

习武【少包三 年龄操作 展策】

习武



Warning:

一个假使公孙策和展昭年龄倒置的故事。

写的时候总会想起开封奇谈那个很帅的展昭……

***


公孙策有一阵一直想要习武。

 

他是方圆十里出了名的神童,才不过十岁已经熟读四书五经,把他父亲满屋子的藏书看了一大半。衣服穿着整整齐齐的,出门还要挥个小扇子,走哪儿都有人叫他公孙知府的大公子。是周围大小孩子的噩梦——父母一旦遇到他,都免不了回去教育他们一顿。以至于他一直交不到同龄的朋友,唯一的友人是他打穿开裆裤就认识的臭包子。他当然不认可这个好友,每每公孙真提到让他去找包拯一块儿玩,总会见他噘着嘴拉着脸很不情愿地屁颠屁颠跑过去。

包拯也是出了名的聪明,他总乐呵呵的,面对公孙策的揶揄无动于衷。尽管看起来像是公孙策总欺负包拯,但这二人实是臭味相投。公孙真衙门的案宗都被他们投了好几次了。头几回他们还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似的到处乱找,后来都晓得是这两个小娃娃干的,两家大人把二人领回去一顿好打。常常次日二人出去玩,都不敢坐下来,又得装作昨日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毕竟还是公孙策更受娇宠些,包拯那天生的黑脸都掩盖不了他脸上的巴掌印。

 

但他们还是不曾学乖,偷得多了,索性二人誊写了一份。衙门里的师爷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叫他们拿去记得还回来就好。可是案宗看多了,他们都手痒着想试试。

 

那日二人上街听说那个迎春客栈死人了,竟然兴奋地趁看管现场的衙役打盹的时候溜了进去,还趁夜色悄悄跑去仵作那儿看了尸体。第二天两个人一边顶着个熊猫眼打瞌睡,一边自信满满地跑到凶案现场说他们知道凶手是谁了。或许是有天赋吧,也或许是歪打正着。那时候公孙真还没到,本来没有人愿意听两个十岁的孩子瞎扯,倒是有一个借宿的少年说不如听听他们的说法。这不说就算了,一说还真给说中了。

两个人虽然年纪小,但讲得头头是道,证据、破绽,全给他说出来了。最后包拯指着凶手,明明那么矮小,看起来却气势十足。可那凶手怎么可能会把两个小子放在眼里。他一拔匕首就冲着二人过来了。公孙策和包拯哪儿遇到过这种状况,还没来得及反应那把匕首就凑到跟前了,只来得及闭眼。

 

可那道狠辣的攻势还是被挡下了。借宿的少年身轻如燕,一个飞身,一系列眼花缭乱的动作,他们看到了那把匕首落地,少年的剑抵在凶手的咽喉。

二人的眼睛都发亮了。他们在公孙真的书房乱翻的时候见过一本说武林高手的杂书,他们抱着这本书想要学“轻功”,把石头绑在小腿上走路。没走几天脚踝就肿了,还磨得血淋淋的,被家里大人发现了,换来一顿暴打,也再也不敢提学轻功了。他们都觉得书里肯定都是假的,什么武功盖世江湖第一,都是乱写的。

可是这次不一样,他们亲眼看到了。少年的举动,活脱脱就是一个武林大侠——说不定是武林盟主呢!

 

公孙真姗姗来迟,他听说了这么一码事,本来想过来把两个人提溜走的,却听说这两个小祖宗竟然真的找到了凶手,还差点遇刺。公孙策母亲去世得早,公孙真也不曾续弦,只是把他这根独苗苗娇宠得有些任性了。他一想公孙策差点受伤,不由得计较不起来两个人捅的篓子了。他差人把犯人押走了,对少年千恩万谢的,公孙策又索性和他乞求要拜少年为师。

 

出于种种原因公孙策自小体虚,过冬的时候必须要几个大棉袄捂着,待在有暖炉的房间里,出门都很困难。稍有不慎吹了点冷风就容易伤寒感冒。包拯的母亲开着一家药铺,也通岐黄医术,为公孙策开过好几味药,略有些成效。她和公孙真提过很多次叫他带儿子多锻炼锻炼,不要总在家里闷着读书。

公孙真想到这儿,又抬头打量了少年一会儿。那少年端的是剑眉星目,唇红齿白。光看样子,绝想不到竟然身怀如此武功。他心里感慨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一边合计着这确是一番好事。不说公孙策可以锻炼锻炼身体,以他和包拯出去惹事的频率,也算是多一个保镖。于是他上前,同少年作揖,问道:“敢问公子尊姓大名,可有意做犬子的师傅?”

 

“在下展昭。”少年答道。

“小公子聪慧异常,但习武非易事,我怕……”他其实想说习武需要天赋,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可以学好的。但是面对两个充满热情的孩子,他总觉得这么说出口有些太过过分了。

 

“我能学!”公孙策听出其中的味了,那展昭定是觉得他没有毅力坚持不下去。这可更激起他的挑战心了。包拯也在一旁跟着他猛点头,在他眼里,展昭的形象高大得像是郊外破庙的神仙似的。他也一向喜欢和公孙策一起的。

展昭是江湖人,江湖人有一万种理由拒绝做两个小孩子的师傅。只是说起来也真是恰好,他自幼闯荡江湖,现在已经有些厌倦了。他觉得行侠仗义是江湖人的职责,只是在看了这两个小鬼头像模像样的办案后,觉得他的那些侠义之举有些黯然失色了。他在江湖,快意恩仇,多行的是惩恶扬善,劫富济贫的正义。却不是像他们那样,这么坦荡,这么纯粹的正义。

说实话,其实是展昭想拜他们为师。

 

于是一拍即合了,展昭带着他的剑和不多的几件行李就搬进了公孙府。自他进来,包拯就像跟他一起搬进来了似的,一大早就爬墙过来,留到晚饭都吃完了,被他母亲揪着耳朵带走。开始的时候,他们习武确实很刻苦。展昭在寺中长大,这么多师兄,没见过几个能比他们认真的。

然而认真归认真,很多事情不是认真就够了的。包拯可以说是在运动上实在开不了窍,骑马都战战兢兢怕被马蹄子撩了,射箭也怎么比都比不直,每箭都往地上跑。他学剑法,像是剑在拽着他跑似的,包大娘看了都得掩面偷笑。公孙策可看不起他了,可他自己也学得不好,他虽说比包拯有架势多了,御马也有一套。可他舞剑看起来像模像样,却都挥不出力气,还是像个书生。别看他和包拯打闹的时候有力气得像是可以背起一头牛,在习武上却都是花拳绣腿,有气无力。

后来他们练习得不那么勤快了,倒是经常带着展昭往外跑,或是带他去公孙真的书房,乱翻府里的案宗云云,像是把展昭当成他们的同伙了。展昭开始还有些哭笑不得,后来习惯了,就装作凶狠的样子拉他们一大早舞剑,给公孙真做做样子,等公孙真一走,马上三个人如鱼得水,想怎么玩儿就怎么玩儿。

展昭没经历过他们那样的童年,在江湖里也得装得很成熟老道,还需提心吊胆,这成天上房揭瓦的,好不自在。

 

然而再自在也有被公孙真发现的一天。他们三个都垂着头跪在公孙真和包大娘面前,展昭那时脑子里嗡嗡直响,他想玩了,他肯定要被赶走了。可公孙知府和包大娘只是连带着训斥他两句,就把这件事过去了。他私下里去找公孙知府,也只是被嘱托了要顾好他们二人的安全。

有了这句,公孙策和包拯更是随心所欲为所欲为了。他们开始在公孙真的默许下帮他办案。有时候要各处跑找证据,展昭就时时陪着他们。他一开始的不习惯渐渐消失了,随之而来的是如鱼得水。

 

展昭清晨舞剑,待到公孙策睡醒,打着哈欠迷蒙着眼洗漱完毕,就强拉着他练一会儿剑。此时公孙策通常会以温习功课为借口躲避,但不用顾忌,他一般都是瞎说的。早膳前包拯会翻墙过来找他们。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养成的习惯,非不走门,就盯着公孙府角落塌了些的矮墙翻,还摔了好几次跟头。公孙真早就知道了,于是那堵坏掉的墙一直搁置在那里。包拯总会想看他们的热闹,也会被公孙策强拉着舞剑,并笑话他。

时候到了,家丁会来喊他们吃早饭——他早就对不知怎么出现的包拯熟视无睹了。公孙真会在饭桌上提醒他们不要胡乱玩闹,要听展昭的话,于是他们一阵点头,等公孙真一去衙门就继续我行我素。

通常他们也很难遇到什么人命关天的大案子,只是对门李大婶家的牛跑了,街口王大爷家的瓜被偷了(其实就是公孙策包拯两个人做的好事),最最了不得的大案子就数那次东市米铺张老牛的儿子张小牛失踪了。那可的确了不得,原来以为是出去玩儿跑丢了,结果他们查出来是拍花子做的,又诱敌深入。好在公孙策长得年小些,还真的把那个不长眼的拍花子骗出来了。

这个计划他们连展昭都瞒了,也是怕他跑去告诉公孙真,那他爹肯定不允许他们这么做。其实他们猜对了,展昭听说公孙策被拐走了的时候都快懵了——要他对付几个杀手都不在话下的,可是他听过拍花子的故事,据说有的拐了孩子会把手足打断,眼睛毒瞎,带到闹市做乞儿。何况他们总追求早出手,就这小半天功夫,指不定都出了庐州了。

他也顾不上骂包拯一顿了,也顾不上支会公孙真一声了。那时暮色四合,他只觉得口干舌燥,抓着包拯的肩膀,很大声地问他公孙策在哪里。包拯也没想到他会这么生气,他只觉得这是个完美无缺的计划,仅仅是危险了一点,可他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兄弟也肯定可以化险为夷。

事实是包拯的确足够了解他的小兄弟,展昭也在大脑里把危险扩大得太多了些。公孙策带着张小牛好好地站在那个绑他的小木屋门口,里面是两个睡得神志不清的大人。公孙策在屋外冻得急得直跺脚。他绑人的功夫不够好,总害怕里面的人醒了,把绳索挣脱了。看到展昭和包拯就像看到了恩人。展昭还是有些懵的,他以为会见到什么危险的场景,比如犯人用刀指着公孙策威胁他们,公孙策浑身是伤,或者干脆他们扑了个空。可这些都没发生,就看见那个衣冠楚楚的小少爷头发稍微凌乱了些,看着他们的眼睛亮亮的。

 

展昭提着他的耳朵质问他为什么要做这么危险的事,公孙策还一脸委屈,觉得展昭真是小题大做不可理喻,只是捂着耳朵一边大喊疼一边说道:

“我知道你们会来救我的啊!”

 

终究是纸包不住火。瞒过了家丁,瞒过了晚上到处找不到他们的丫鬟,瞒过了一条街上一起玩闹的小鬼们,还是没想到被去买米的师爷知道了,最后还是传进了公孙真的耳朵里。

这次的事件是真的惹怒了公孙真,也不知是不是张大牛添油加醋了许多,反正他一反常态(或者说是迷途知返),终于觉得不能再放任他们胡闹了。他平时看起来怪优柔寡断的,这次可以说是当机立断,第二天就把公孙策送去了天鸿书院。包拯都不知道,找了许久都没找到他的小兄弟。没过多久包大娘也同意每日苦苦哀求的包拯过去了。

公孙真没有和展昭说什么,倒没有赶他走,尽管确实有赶他走的意思。但是即使他不说什么,展昭自己也决定要走了。他想他是个江湖浪子,在这里也停留太久了,都有些想念江湖的那些他厌倦过的故事了。纵然和公孙策包拯一起胡闹很开心痛快,可是宴席也是要散的,公孙策和包拯会长大,他也会长大。他那两个聪明绝顶的小少爷去了更适合他们的地方,将来会变成更聪明绝顶的人。那么他也须得找到更适合他的地方,去变成能够保护他们的人。

江湖人归江湖也。

 

剑已出鞘。公孙策握着剑柄的手略微有些颤抖,生疏地格挡眼前人的攻击。这些年纵然他断断续续有练习过,总归是花拳绣腿的架势,面对眼前实打实的刀光剑影,还是有些害怕的。不过几下,他的剑就被挑飞,直直地插在不远处的地上。他呆立在原地,手腕被方才的一击震得疼得很。眼前的人将那柄熟悉的剑收入剑鞘,摊开双手,脸上的笑容似乎饱经风霜了些。于是收到了一个结实的拥抱。

此时,廿二岁的展昭抚摸着少年的脑袋,心里苦恼地想着:该怎么告诉公孙策,习武真的需要天赋呢。



fin

评论(2)
热度(9)

© naive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