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级而上

两讫(九)【狄尉】

两讫

第一章 上一章 下一章



(九)


申时一刻,尉迟真金果然在定鼎门淳化坊的米铺看到了幻天。


幻天真人何许人也?六岁被拍花子拐走,辗转卖给了一个老头儿。那人教他方术,叫他四处乞讨,若是不如意,还要挨一顿毒打。好在幻天还算机敏,不久就出师了,机关布局巧可乱真。几年后在定州一带都有名气,说他是祓魔童子。那老方术士还使唤他,他便设计用方术捉弄。


后来老头儿死了,夏天天热,才几天就有味道,他把钱都自己攥起来,不肯买棺材,草席裹了葬乱坟岗了。其实幻天是从那时才叫幻天的——他给自己取了个名字,之后就四处流浪卖艺去了。一路从定州流浪到洛阳,通关文牒都是假的。


米铺旁的人都把路堵上了,尉迟真金骑着马不能靠近,但能看到中间站了一个人,像个道士。米铺店虽开着,但也根本没有人在里面,想来都跑去围着了。其实尉迟真金也不知道幻天真人长什么样——武后只给了他一个名字,也没拿给他画像。但光是远远一看,就猜得出来是这位。


那卖艺人脸上用墨涂了奇怪的妆容,衣服也是粗麻的,又脏兮兮的,还缝了奇怪的垫肩,针脚很粗,看起来廉价极了。他拂尘一转,背后生出两只手来,挥舞几下头上便生出乌云,引得众人一片叫好。


幻天注意到了尉迟真金,他骑着骏马,高了众人一头,又一副倨傲的样子,惹眼极了。他根本不像是那些来看他表演的人,眼里都写满了不屑。幻天最讨厌这种人。他恨极了那般自以为是个东西的大人物,依仗家世优渥,无几分本事,却视百姓如猪狗。


而那时尉迟真金只喊了一声“大理寺办案”,四周的观众便如鸟兽散了。兴许是因为平时大理寺的动静都大,也无人确认他手里是否拿着徽章,甚至都不看一眼他是否穿着大理寺的衣服。只有幻天还留在原地。


幻天背上的两只胳膊都已经收回去了,双手执拂尘,站在墙边看他。


而离淳化坊不远的永丰坊,也确有一队大理寺的人马在办案。狄仁杰午时还觉得清闲,没想到还不等他吃完那碗剔尖儿面,丁迅就从外面喊着他冲进来,还喘着气,说永丰坊有人报案。


永丰坊虽离皇城稍远,但商贾聚居,宅邸大多富丽堂皇。报案人是布商,姓郑,诨号郑六郎,黔州人,五年前来京。之前进了一批蜀锦,还不等放到店里,就被富商大贾抢购一空。于是他前月又赶往蜀地,昨日才回来。只是在家中休息了一夜,三箱蜀锦却不知所踪,看管仓库的护卫也都疯疯癫癫的,嘴里嚷嚷着有妖怪。


狄仁杰当然是不信神怪的,他听完郑六郎的叙述,就叫他把那几个护卫带过来。蜀锦珍贵,郑六郎下了血本,也雇了十余个护卫来看守,不曾想过这样还会出事。那些护卫无不是双目空洞,神情恍惚,问话也畏畏缩缩的,与壮硕的外貌截然不同。


只说了两句,人群中传来一声凄厉的喊叫:“有妖怪!”

之后是一阵骚动,护卫们惊恐万分,纷纷抱头鼠窜。大理寺众赶忙控制住他们。但毕竟带的人不多,他们又跟丢了魂似的拼命挣扎,最后被拦下的只剩几个瘦弱些的,更是失魂落魄。几个寺丞也被吓得不轻,互相对望,最后视线都集中在狄仁杰身上。


狄仁杰蹙紧了眉。他知这些护卫逃跑,也不过回家躲着,只是流言必定会传出去。那龙王案方破,还有不少百姓觉得这结果不过是朝廷掩人耳目,外面茶楼的说书人也编了不少版本。谣言正兴,若是再有此事推波助澜,怕会酿成比龙王案时更大的恐慌。最令人担忧的是,这事如果传入武后耳中——她早就想对付狄仁杰了,他大理寺卿的位置怕是不好坐了。


“这些护卫家住何处你可知道?”狄仁杰问郑六郎,郑六郎点头如捣蒜,“丁讯、薄千张,你们率人将他们全部收押,就说是有重大作案嫌疑。”

丁讯与薄千张守令后转身便走。狄仁杰又转头对乙安吩咐:“你在天津桥守着,遇到尉迟大人,帮我传个话。就说洛阳有要案发生,狄某愿得大人相助。”


乙安是龙王案后新来的,其实对尉迟真金也只远远见过几面,更不懂狄仁杰与他之间的渊源。他听狄仁杰说的,觉得这案子莫非困难到狄大人一个人无法解决,但又见他脸上无半点紧张的样子,又吃不准。乙安迟疑地点头,走了两步又回头看了他一眼,狄仁杰便对他挥手,他才继续离开。


见乙安走远了,狄仁杰又转身面向郑六郎:“我想看看失窃的仓库,请带路吧。”



tbc

评论(17)
热度(38)

© naive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