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骂我,我就打你。

两讫(十)【狄尉】

两讫

第一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十)



仓库很干净,也没有一丝潮气,墙边挂着些驱虫的草药。仓库里还堆放了其他的布匹,大多精致华美,以丝帛最多。一问才知郑六郎夫人陆氏乃丹阳郡江宁县人,家里也是丹阳有名的布商,其库缎多为御用。而这仓库里的,都是陆氏嫁入郑家,闲暇无事时与婢女织造的。


陆氏手艺在丹阳想必也是赫赫有名,狄仁杰只瞥到一角,也知这丝帛非常人所能用。他夸赞了两句,不想郑六郎的脸忽然就拉下来了,答话也不像之前那么热切,甚至有些无礼。就连一旁跟随的周进都觉得奇怪,他把手放在刀柄上,看向狄仁杰。狄仁杰忙摆手,继续问道:“你昨日几时回来,又是几时睡下的?”


这时沙陀才急匆匆地从外面跑进来。他有中午小憩的习惯,狄仁杰就没叫他。他一边埋怨,一边喘着气把药箱解下放在一边,胳膊肘搭在狄仁杰的肩膀上。他问:“老狄,我听说这里发生了窃案,你可发现了什么?”


狄仁杰摇摇头,又点点头,示意郑六郎回答他的问题。


“几位老客人定了这批蜀锦,我看期限将至,就急着回来。”郑六郎被他风风火火闯进来的举动吓得愣了神,又恭恭敬敬起来,“昨夜子时到了洛阳,就在城外甘泉村的农家休息了一宿,卯时进了城门。”


“我知道了!”还不等狄仁杰给出什么反应,沙陀马上接了话茬,“那个什么……什么肯定是在甘泉村丢的,你带回来的时候就已经没了。”

“大人,蜀锦贵重,我卸货的时候细细查验过了。再说……”郑六郎道,“如果只是在甘泉村遭窃,那护卫何至于如此疯癫,活像是……见鬼了。”


沙陀来得晚,不知还有这一出,尴尬地看了狄仁杰一眼,狄仁杰就耸耸肩,继续问:“进了城门之后呢?”

“进了城门……我就回家了,到家就睡下了。约是卯时三刻。”


狄仁杰又在仓库里走了一圈,脸上浮现出胸有成竹的微笑。沙陀扭着脑袋看他的脸,心里又觉得他故弄玄虚,分外不爽。扯着他的袖子问他知道了些什么。狄仁杰见他急迫,朝他招招手。沙陀忙把耳朵凑过来,狄仁杰便附耳说道:“晚点再告诉你。”


医者仁心,沙陀暗念,咬牙切齿。狄仁杰笑出声来,转身出了门。


幻天也转身要走。尉迟真金从马上跃下,伸手拦住他。幻天也不抬头,像是完全不觉惊讶,问他:“不知大人找贫道何事。”


其实幻天心里忐忑极了。他自定州而来,路途遥远,路过一些地方州府,百姓对方术不甚热切的,便很难赚取钱财。他又好不容易自由,三不五时饮酒作乐,自然花销巨大,难以维系。他没有什么是非观,于是依仗方术蝇营狗苟无恶不作。一路入京,倒都还躲过了府衙,却如今行事暴露。


他握紧了拂尘,装作低眉顺眼,想趁尉迟真金轻视他借机遁走。


“你可是幻天真人?”尉迟真金问道。

幻天点头,言是,右手从袖子里找出了遁逃的石粉。


“本座金吾卫上将军尉迟真金。现承天后懿旨寻你。”听尉迟真金如是说,幻天这才有了些讶异的样子,抬头瞪眼看他,“天后命本座将这封信交予你,你按照天后旨意把事情办好。”


尉迟真金伸手把那封信给他。封上沾的水已经干了,瞧不出半点端倪。幻天只觉得一切发生得太快了,脑中空空,根本没有什么可想的,接了信还在发愣。


“本座给你一个月的时间,时限到了自会找你。”尉迟真金手扶在腰侧的刀柄上,轻轻往外一带,便露出一节利刃,见他仍摸不着头脑,“此事需秘密进行,若是让我听到半点风声,你知道将如何。”


尉迟真金的刀上雕了花,迎着光分外晃眼。幻天真人捏紧了手里的信,低头拱手,只道:“贫道遵旨。”


他还有些飘忽忽的不真实感,只是眼前那个英气逼人的尉迟真金看起来过分真实了,冲淡了些。他不知自己怎么就为天后所知,只是心中狂喜。尉迟真金见他神情,更加轻蔑,跨上马便走了。


幻天真人拆了信,天后字体娟秀,叫他招揽人马为她所用。为她所用,此前他还不过是一个各处流浪的方术士,如今却成了天后亲近,这叫他如何冷静得了。


他见尉迟真金离开的背影,红发耀目,心中恨极了。他知尉迟真金视他如蝼蚁,只是也想让这个高高在上的金吾卫大将军知道,便是蝼蚁,也可让他尝尝蚀骨之痛。



tbc

评论(10)
热度(42)

© naive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