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骂我,我就打你。

两讫(十一)【狄尉】

两讫

第一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十一)



尉迟真金不敢耽误,骑马回宫。经过天津桥,就见一人身着大理寺寺丞的制服,他速度放缓了一些。乙安见他,忙招手示意。尉迟真金在他面前停下,翻身下马,问他为何而来。


乙安不熟悉他,他也不熟悉乙安。年轻的大理寺丞看起来朝气蓬勃,而金吾卫上将军也意气风发。乙安见他,稍有些胆怯,头埋得很低:“狄大人叫我给大人稍一句话。”


“说。”尉迟真金接道。

“洛阳城中有要案发生,希望得到大人襄助。”


这天下还有他狄仁杰解不了的案子?尉迟真金心想,但嘴角止不住上扬,神色里得意极了。没想到狄仁杰还有解不了的案子,还需要我帮忙。他初会狄仁杰,觉得此人故弄玄虚,定是心怀不轨想要害他。之后经历许多,他知狄仁杰的聪明,也知狄仁杰的志向。但从未发现有能困住这家伙的案子。


尉迟真金大笑,满口答应:“你叫狄仁杰备好酒菜,本座亲自去大理寺找他。”



只是眼下容不得狄仁杰分神准备酒菜。他叫郑六郎把家眷佣人都叫了出来,命沙陀率几个寺丞与他分头审问:永丰坊多富庶人家,郑家在其中算不上大户,但也有十几个丫鬟和小厮,还有几个被留下的护卫。郑六郎没有子嗣,有一妻一妾,都在正房候着。


狄仁杰冲沙陀点了点头,沙陀也点了点头,交换了一个“老狄你又装神弄鬼什么”的眼神。狄仁杰转过头就叫郑六郎带路去了正房。


二位夫人都有丫鬟陪着,坐在榻的两个角落,离得远远的。陆氏神色怆然,妆容清淡,手里攥紧了一方丝帕,通红的眼下还有泪痕。而侧室斛素氏浓妆艳抹,身着艳色绸缎,一脸不耐,半倚在榻上。斛素乃回纥九姓之一,见斛素氏长相,也是鼻梁高挺眼窝深邃,见有外人来,挑了挑眉,仍倚在那儿。


陆氏从榻上下来,向狄仁杰问安。狄仁杰忙扶起她,只觉陆氏极瘦弱,手腕沉沉地坠着两个玉镯。他叫二位夫人和丫鬟一个一个去耳房问话。郑六郎忙拉住他,问他是不是在怀疑夫人,狄仁杰见他焦急,道:“只是问个话。”


郑六郎离家月余,只在到了蜀地时有寄过一封书信回家。陆氏也不知他何时能归,睡觉也不安稳。清晨听到院里有声响便匆匆爬起,出了正房就见郑六郎在卸货。她备了茶点,又唤丫鬟去把斛素氏叫起来,只是斛素氏还未醒,郑六郎也无心用膳,和衣就睡了。


斛素氏果然一问三不知,便是问她郑六郎何时归家都说不上来,抬着下颌一副高傲的样子。再问她平日与陆氏相处如何,她也一脸不屑,只说:“那女人胆小得很,我还能把她吃了不成?”


再想想陆氏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狄仁杰心想那可不是。他见斛素氏嘴里再问不出什么,就挥手叫她出去。好在斛素氏的婢女玉桃也像她的夫人,伶牙俐齿,是个不怕事的主。狄仁杰问了她两句,她就跟倒珠子似的一股脑儿全说了。


斛素氏祖上是回纥人,在京城为官,犯了事被先帝发配到縻州。她小时候被拍花子拐走,兜兜转转卖到京城的娼馆为妓。所幸容貌上佳,很快就被纨绔争抢,又善歌舞,常被邀去各路宴席献舞,后来就被郑六郎看上了,足足追求了大半年。那阵子是连家都不回了,卖布赚的钱都投到了她身上,那可真是一掷千金。


玉桃回头看了看紧闭的木门,小心翼翼的,她凑近狄仁杰一些,掩着嘴小声说:“夫人可真可怜,大家都说二夫人是狐狸精呢。”



尉迟真金说完,便听到武后笑了两声,“很好,尉迟真金,你从来不会让朕失望。”


他却听不出这句话里的笑意,只觉得后背凉飕飕阴测测的,颇瘆人,只能瞪着眼睛盯着面前的一小块地面。那是一片绣着金线的地毯,是两年前波斯进贡的,波斯使臣来朝时,他也被召进宫陪同。


武后缓步走下台阶,屏退了身边的宫人,走到他面前,作势要伸手拉起他,尉迟真金忙起身,仍低着头。金线的花纹在他眼前晃,一会儿是花鸟,一会儿是鱼虫,一会儿又是宫娥。他看不清,眨了眨眼。


“尉迟啊,让你做金吾卫也是大材小用了。”武后说道,语调轻松,像只是和他闲聊,“金吾卫不需像大理寺卿那般聪明。”

“委屈你了。”



tbc

评论(13)
热度(44)

© naive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