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级而上

关于两个人的十五个问题

01 你爱的人
包正:我妈。还有,梦飞吧?
公孙泽:哥哥和薇薇安。
包正:哇,探长哥,没想到你这么不把雪莉放在心上!
公孙泽:我说我不在乎吗?
包正:啧啧,你都没加上她。你是宁愿失去她?
公孙泽:我不希望任何一个人遇到危险。但是万一雪莉出事了我会很难过,而一旦是薇薇安出事,我大概会发疯。哥哥——他已经让我发疯过了。
包正:哎,别想太多。
公孙泽:你别搭我肩膀!
包正:探长哥,我这不是关心你嘛,要不要来我的怀里哭泣?
公孙泽:我是大男人,不要用你这些吸引女人的伎俩。
包正:不管是大男人还是大女人,有时候都需要发泄发泄。你做得够好了,你的哥哥会为你骄傲的。
公孙泽:......多管闲事。
包正:不过这样,探长哥也得入我名单。探长哥出问题我大概也要发疯,还有小玩命和雪莉。你们我一个都不能少。
公孙泽:花言巧语。

02 遇到过的最开心的事
包正:司法大学毕业。
公孙泽:上警校的时候比赛得奖,哥哥夸了我。
包正:探长哥啊,上次表彰大会的时候不开心吗?
公孙泽:算是开心吧。
包正:还有,成功破案的时候啦,成为探长的时候啦。开心的事肯定很多的,何必一定要抱着过去的快乐不放。
公孙泽:那你毕业不也是以前的事?
包正:我来到德城,遇到你们,也很开心的。
公孙泽:可是遇到你,大概是我这辈子最最最倒霉的事了。
包正:你可真是——
公孙泽:是什么?
包正:——善良,温柔,讲道理。
公孙泽:我是很善良温柔,还特别讲道理。你别念得咬牙切齿的。
包正:饶了我吧探长哥!

03 将来的目标是什么
公孙泽:为哥哥复仇。
包正:振兴中华。
公孙泽:你还真是理想远大。
包正:那是你眼界太渺小了。
公孙泽:你——!
包正:那复仇之后呢,有什么目标?
公孙泽:做个局长吧,或者,加入军队。
包正:你也挺为国为民啊?
公孙泽:我想做正义的事。
包正:我很期待几年之后再回来,看到公孙局长来接待我。
公孙泽:那你快点走人。
包正:那也得等我独立检察官的任务完成啊。
公孙泽:等等。你是个检察官,怎么振兴中华?
包正:做好自己该做的,每个人都可以。
公孙泽:牵强附会。

04 理想的人生是什么样的
包正:现在这样,挺理想的。我喜欢这个可以满足我好奇心的职业。
公孙泽:做一个飞行员吧。
包正:嘿,没想到探长哥还有别的兴趣?我还以为探长哥只喜欢做警察。
公孙泽:我们家是警察世家,没太多选择。
包正:难道说探长哥是被逼的?
公孙泽:那倒不是。选择做警察的也是我自己。不过既然可以选择,我也想尝试新的生活。
包正:那为什么会是飞行员?
公孙泽:我小时候就很喜欢航模,不可以啊。
包正:不是不是,完全看不出来嘛。
公孙泽:我既然选择了做警察那就要做到最好,当然没工夫在别的东西上花时间。
包正:探长哥还真是严肃。
公孙泽:谢谢夸奖。

05 迄今为止有没有过后悔的事
公孙泽:要说后悔……没有劝哥哥放弃卧底……也不能算。就算我去劝了哥哥也不会同意的。其他的应该没有吧。
包正:哎哎,探长哥没有后悔的事?
公孙泽:应该。
包正:那探长哥刚刚还说遇见我很倒霉啊?
公孙泽:那我反悔了就能不遇见你啊。哎,等等。我最后悔的事就是让你住进我家。
包正:探长哥这么说我可伤心了。
公孙泽:你那是鳄鱼的眼泪!好了好了别光顾着埋汰我,你呢?
包正:我啊,大概是没有早一点发现刘阿姨……不,是刘丽华的事。如果能在投入使用前发现她还有机会改过自新,也不会有这么多的孩子……
公孙泽:……没想到你还挺重感情的。
包正:我不认为这是一件好事。
公孙泽:但我认为是。如果人连感情都没有,那就是一个恶魔。
包正:有了感情就会有弱点。
公孙泽:我看不起那些没有弱点的人。
包正:探长哥……
公孙泽:啊?
包正:有些时候,你还是理性一点比较好。

06 身边的人里最羡慕谁
包正:我的话,大概没有这个人。
公孙泽:你还真自信——展超吧。
包正:哟呵,探长哥莫非是羡慕他活得单纯?
公孙泽:差不多,看他每天傻乎乎没什么心机的,过得多轻松。
包正:小玩命现在不也挺多进步的?
公孙泽:是啊……再做两年就可以独当一面了。不过超过我还需要点时间。
包正:你还真是不谦虚。
公孙泽:我有能力自信干嘛要腆着脸假惺惺地自谦。过度的谦虚才是自负。
包正:你啊,真是强词夺理。
公孙泽:那你是油嘴滑舌。自己不也是特别有自信地说不羡慕任何人?
包正:我那可不是因为有自信。只是我觉得啊,像探长哥你啊这样的一般人,总是羡慕自己得不到的东西,然后就忽略了自己拥有的。比如说探长哥你吧。你家底殷实,能住龙图公寓这么又大又豪华的房子,还是探长,别人都羡慕死了。
公孙泽:那又怎么样?
包正:但是光羡慕又不可能天上掉馅饼,比起羡慕还有更重要的事去做不是吗?
公孙泽:我可懒得听你的花言巧语。
包正:是吗?

07 自己的爱好是什么
包正:折纸吧。
公孙泽:老看见你折青蛙的——那个四条腿的是什么?
包正:纸马。
公孙泽:真是幼稚的喜好。
包正:这是我父亲唯一教给我的东西。
公孙泽:你的油嘴滑舌也不像是你母亲教的啊。
包正:我一向很擅长自学!
公孙泽:你简直是上帝派来对付我的。
包正:能给你的生活多一点色彩我很开心——那你的爱好呢?
公孙泽:大概是养鱼吧。我养的鱼一向会活得很好。
包正:据说会养鱼的都是好男人啊。
公孙泽:我也觉得我是个好男人。

08 对成功的定义是什么
包正:中华崛起。
公孙泽:包检察官真是爱国至深,佩服佩服。我只愿德城百姓安居乐业,能“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就更好了。
包正:不,我没你伟大。
公孙泽:别总是油嘴滑舌。
包正:我没有。我只想到了要达成的结果,你却在乎怎么做。
公孙泽:……没想到你还挺会夸人。
包正:那是,探长哥说得好,我不是油嘴滑舌嘛。
公孙泽:你呀……

09 现在肩负的责任是什么
公孙泽:这个有很多。作为DBI探长的责任,作为哥哥的责任,作为公民的责任……
包正:是不是问最重要的啊?
公孙泽:对我来说都很重要。
包正:我恰巧也是。检察官啊,儿子啊,上司啊。虽然听起来都不错,但是要负责也是一件很累人的事。
公孙泽:享受到了拥有的权利当然要放弃一些东西,也要对一些东西负责。
包正:这应该说是能者多劳呢还是……
公孙泽:这是有舍才有得。
包正:责任太重容易累啊。
公孙泽:但是责任多了,也更容易得到满足,不是吗?
包正:公孙探长深得我心。

10 痛恨的一类人
公孙泽:违法者。
包正:给他人带来伤害的人。
公孙泽:那不是和我所说的一样?
包正:不一样,毕竟我们俩都有包含对方所没有的范畴。
公孙泽:比如说?
包正:比如说语言攻击这种并未触犯法律但是仍然给受害者造成心理阴影的行为。
公孙泽:你是不是还想说义贼这种虽然触犯了法律但还是给大多数人带来了利益的举动?
包正:啊啊,差不多。
公孙泽:那我绝不同意。法律是最底线的道德,任何触犯法律的行为都应该受到裁决。无论出发点是好是坏,没有人有资格触犯法律。
包正:确实如此,法律的适用范围是全体民众。但是我痛恨的永远是应该痛恨的人。
公孙泽:你太感情用事了。
包正:这不是感情用事,在抓捕罪犯的时候我当然会以法律为标准,但是在我个人的情感上,还是会按照自己的界限评判。
公孙泽:但愿你能分得足够清楚。
包正:我当然能,任何事情放在司法的天平上,都将成为神圣的。
公孙泽:……辩不过你。

11 想选择怎么样的死亡方式
公孙泽:火葬?
包正:不,我觉得这道题应该不是这个意思……
公孙泽:殉职吧,一般的警察啊,交警啊,军人啊都是这样的选择。
包正:我还好好活着,就不想死。
公孙泽:假设一下又有何妨。
包正:很多时候会一语成谶,我不喜欢那样的结局。
公孙泽:哪儿有那么乌鸦嘴啊……
包正:一旦萌生了这种想法就会变得脆弱。相反,总存在着求生的欲望能够更好地生存。
公孙泽:我现在看出来了,你就是那种会成为汉奸的人吧。
包正:你要这么认为我不会拦你,但我知道探长哥应该很清楚我是怎么样的人。
公孙泽:我跟你不熟!
包正:咱们都同居那么多天了……
公孙泽:别岔开话题!
包正:我不想死,但也不是贪生怕死。
公孙泽:说得挺好听。
包正:我还是想儿孙满堂然后卧床老死。
公孙泽:还儿孙满堂……有人乐意跟你结婚?
包正:没事没事,还有探长哥你呢。
公孙泽:什么!
包正:还有探长哥你陪我打光棍呢!

12 对方离开了会怎么办
公孙泽:他随时都可能走,他走了我就轻松了。
包正:探长哥真是的,也不留一下我……
公孙泽:去去去,我巴不得你早点走呢!
包正:探长哥走了的话,我一定把他家每一个房间都睡一遍,买三只小猫两条小狗来养!
公孙泽:你开玩笑!我家还养着鱼呢。
包正:那样探长哥一定不会想走了。
公孙泽:不,那样我只会把鱼带上,走得更远。
包正:那我就每天和雪莉约会,账单全记在你头上。
公孙泽:喂,别太过分哦。
包正:不过探长哥应该是不会走的,怎么说也是我走,你每天都在想我搬走……
公孙泽:喂喂,你别装伤感了。
包正:探长哥真无情……
公孙泽:好了好了我不赶你行了吧!
包正:真的?
公孙泽:真的……吧。
包正:太好了我今天就去买猫!
公孙泽:包正——你给我站住!

13 什么时候会觉得寂寞
包正:小时候吧,觉得自己是没爸爸的人,总被笑话。
公孙泽:没想到你还有一个悲惨的童年。
包正:你是说我长得那么阳光向上,完全看不出来童年的阴影吗?
公孙泽:不,我是想说你油嘴滑舌没心没肺一看就是有奸诈的基因!
包正:探长哥真是……太懂我了。我也觉得是因为基因。
公孙泽:别找借口,我是说你讨人厌。
包正:那讨人喜欢的公孙探长有什么寂寞的时刻?
公孙泽:没有吧。
包正:这么干脆?没想到探长哥居然会从不寂寞!
公孙泽:要超过哥哥又要照顾妹妹,哪有时间去寂寞。
包正:探长哥……
公孙泽:你别再把手伸过来行不行!怎么看着那么恶心……
包正:我都说过了关心你嘛。
公孙泽:有什么值得关心同情的,忙碌反而让我觉得很充实。
包正:让你充实的不是忙碌,而是仇恨。
公孙泽:别乱说!
包正:你只是一厢情愿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其实根本没有那么多可忙碌的,你只是害怕自己停下来想到过去的事情而已。
公孙泽:那又如何?
包正:探长哥,我为你感到悲哀。
公孙泽:那多谢你没用的同情。

14 想对十年前的自己说的话
公孙泽:多跟哥哥说会儿话,多看看他。拦是不可能拦住了,多点回忆也好。
包正:如果是我,一定宁愿少一点幸福的过去。
公孙泽:所以你不是我。
包正:我确实不是你……我大概会对他说,多关注关注刘……丽华,然后早点来德城。
公孙泽:我可不想更早看到你!
包正:如果我能够更早知道你的事,也许能够帮你更多。
公孙泽:你,帮我?
包正:对,你需要别人的帮助而不是安抚。
公孙泽:那你要怎么帮助我。
包正:让你知道,你不比你哥哥差。你哥哥能放心地去做卧底,也因为他相信你能比他做得更好。
公孙泽:你又没见过他……
包正:但他是一个好哥哥,但凡是好哥哥,只会因为信任你而坦然地撒手而去。
公孙泽:别说了。
包正:你想听。
公孙泽:我不想听,这些全都是你的臆测!
包正:你想听,因为你的哥哥是一个好哥哥。
公孙泽:你怎么知道他是一个好哥哥……
包正:因为能培养出探长哥的,只能是一个好哥哥。
公孙泽:……谢谢你。
包正:没想到探长哥还会谢人……
公孙泽:……因为我是哥哥的弟弟。

15 对现在的状况满意吗
公孙泽:不满意,孔雀眼已经出手了,不久应该会有大动作。
包正:你想趁机——
公孙泽:一网打尽。
包正:感觉不会很容易啊。
公孙泽:确实不可能容易。但不管是不是为了报仇我也要做。
包正:我帮你。
公孙泽:你还以为你逃得了啊。
包正:好哇,探长哥你还私自把我扣押下了?
公孙泽:对,我是挺专权的。不满意也没用。
包正:不,我很满意。
公孙泽:哦?
包正:这种能够时刻保持紧张身边又有你们的生活我哪儿能不满意。
公孙泽:你还挺能享受。
包正:何况探长哥的公寓这么舒服,我都不想走了!
公孙泽:我反悔——
包正:怎么了探长哥?
公孙泽:包正!你今天晚上就给我搬走!

end

评论
热度(6)

© naive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