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骂我,我就打你。

岁岁年年【一】

第一章
故事呢,要从公孙泽出生开始说。公孙家是警察世家,几乎个个都是钢铁爷们儿,但毕竟没出过什么名人伟人。公孙泽也恰巧只是一个普通的公孙家次子,没有什么天生异象可以让他依仗着去脱离所谓凡夫俗子的宿命。而他过于聪明伶俐的兄长倒是撞上了一个八月飞雪的日子,似乎是预兆着他光辉的前途,又似乎是为了某些悲剧流眼泪。

当然公孙泽没有那么大的本领预见未来,没有人能。

公孙泽就在那么一个普普通通平平淡淡的日子里出生了,公孙亮也第一次晓得了做兄长是什么感受。

他们的老爹已经不是初为人父,所以尽管诸多不舍也只能磨磨蹭蹭去缉拿某个或许重要或许不重要的罪犯归案,而此时刚满八岁的公孙亮懵懵懂懂地站在母亲的床边本想安抚安抚,但显然不得要领。接生婆大呼小叫把刚生下来浑身赤红的婴儿抱下来,又说要大少爷看看,就放到了他的眼前。公孙亮颤颤巍巍接到手里,感觉就像是抱了一个小小的粉团儿。公孙泽那会儿可劲地哭,眼睛也闭得紧紧的,奶妈一会儿又把他抢走去洗澡擦身体了。公孙亮看看自己空荡荡而又沉甸甸的手心,就觉得蛮开心的。

这可是公孙亮头一回做兄长,后来薇薇安诞生的时候他也兴奋,但和公孙泽那阵子坐立难安的样子比起来着实小儿科了点。那么小一丁点大的娃娃,也睁不开眼睛,爬也不会爬,用手指戳戳指不定就要破个皮。公孙亮父性泛滥,每天逗逗这小弟弟,公孙泽也会非常给他面子地不哭不闹。

那天上午,奶妈叫公孙亮把他弟弟抱过来喂奶。公孙亮应了声,咚咚咚就跑过去,一低头,瞧见小婴儿两只眼睛瞪得很大,他那时候不会形容,就觉得像极了泥水坑平静的水面,分明黑得很深沉,又纯净得似乎什么都可以映出来。公孙亮愣了半晌,奶妈再催才回过神来,拍着手高兴地大叫。


据说动物都会把自己第一个瞧见的当成最重要的母亲,不晓得人是不是也一样。不过公孙泽把他当成最重要的人这点儿,倒还是真真切切说对了。公孙亮那时候还没窜个子,肚子鼓鼓的,挺敦实,而且不像别人家的小孩,每天咋咋呼呼喜欢闹脾气,公孙亮总是一回家就抱着本书蹲在院子里的老枣树下面看,谁见了都喜欢。


过了几天给公孙泽剃了头发,留下一撮胎毛被母亲放进护身符里,一点一点严严实实缝起来。公孙亮问她自己的胎毛到哪里去了,母亲说拿去做了胎毛笔放在书房。他摸过那种柔软的毛发。像是小猫前颈的绒毛,光是看看都觉得温暖异常。


满月酒是在凯旋饭店过的。公孙家虽然并不是家财万贯,但也好说歹说也算是有些来头的大家族,再加上男丁个个握着铁饭碗吃这口饭,来的基本都是些戴着警徽的魁梧汉子,酒席摆了十多桌。母亲抱着公孙泽坐在主桌,公孙亮搬着小板凳在旁边乖乖地坐着,也不忘遵循母亲的意思抱了本书,当然看不看得进去也不是他能决定的。公孙泽被裹了件深蓝色的唐装,看起来有模有样的,特沉稳。但作为一个小孩子,未免有些老气。


主桌顾着有两个小孩子倒是没什么人抽烟,旁边真算是烟熏雾绕的。总有几个人跑过来跟上司领导套套近乎,顺便逗弄逗弄这个酒席的东家。公孙家祖上不在德城,很少有亲戚来探望,大部分时间是和奶妈待在一块儿,哪儿见过这么多的陌生人。那烟酒味也刺激得公孙亮受不了,他捂了捂鼻子,就听见公孙泽突然哭了起来。


小娃娃总是让人奇怪得嗓门大,母亲把他抱到怀里,奶妈也急急忙忙从最末端的酒桌跑过来帮忙。公孙亮扒着桌子沿,刚好露出了一个脑袋,在胳膊和胳膊的间隙里撇到了公孙泽的眼睛。


公孙泽本来是闭着眼睛哭得,这时恰好睁了开。那眼睛还跟泥水坑似的亮闪闪,只是公孙亮这会儿有点唾弃自己不太好听的比喻了,他想了想,觉得似乎和母亲手臂上黑黑的手镯子差不多。他那时候年纪小不知道这是什么料子,问了母亲,说是黑曜石。公孙亮以为黑曜石是什么宝石之类的,后来上学了才知道不过是那儿都可以见到的石头。就是那镯子被磨得光亮光亮,看起来像是宝石做的。也像是公孙泽的眼睛。


他是没注意到公孙泽什么时候不哭了,也许是一对上他的眼睛,也许更早。旁边吵吵嚷嚷的大人没注意他们的眼神交流,只会恭维恭维他母亲儿子真听话。


没人会觉得这是他的功劳,就连他本人也不曾这样想。


公孙泽八个月的时候搁地上会爬了,算起来不是很晚。公孙亮把他放地毯上让他坐好了,拿了奶瓶再跑回来的时候发现地上的人不见了,再抬头一看,居然跑到壁柜旁边,还一边看着他。公孙亮真想把他抱起来转上好几圈,但碍于自己八岁一米三才出头的身高确实不太敢装老成,抱着自己十公斤肉嘟嘟沉甸甸的弟弟,不小心磕着碰着了,还不得要内疚死。


他坐在地上伸了手把公孙泽往怀里拉,不敢用太大力气,只能一点一点托着。公孙泽却不知怎么的卯足了劲往后面缩,他没办法,就松了手,看着公孙泽撅了撅屁股很快地往后面爬了去。他那会儿以为自己被讨厌了,还挺难受的,后来才晓得原来公孙泽不会往前爬。


公孙亮给他屁股后面一推,他才能歪歪扭扭往前去。也不管前面是什么,那么小的孩子,向前就是了。

评论
热度(2)

© naive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