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级而上

2013-07-06 22:33

六十四。
这时距和谈金失窃不过半年,庞统早听了军令赶赴边境。虽晓得辽国蠢蠢欲动已久,却不曾知道这次来得这么快。主帅的营帐几夜几夜灯火通明,连几个伙头兵都不知是兴奋还是害怕到睡不着,大半夜全是出营放水的声音。

宋军本不该这么窝囊的。兵力几乎是他辽国的两倍,兵器锋利粮草充足,而真宗在位时唐福上献的火炮火蓟藜也早早开始使用。只可惜太祖定下重文轻武的规矩,那些兵头,哪里能和骁勇善战的辽人比。

庞统此时正站在高处的草坡上端详着整个儿兵营——他没被召去。他虽年纪轻轻便被封为忠武将军,但营里还是要讲资历论岁数的,更何况他父亲是当朝太师,而这主帅,恰好是八王那一派的。庞统一向厌恶这等派系斗争,非要说也只能站在自己老子这边,但他仍对此不屑一顾——无论是什么党派,都毕竟还是给那痩得和鹿似的,就眼睛还挺大的小皇帝卖命,那多堵得慌。以此可见乱臣贼子的思想总不是一天形成的。

其实赵祯那时候也不小了,只可惜太久不见,他庞统只记得那黄袍子里奶白奶白的娃娃了。

评论

© naive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