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级而上

岁岁年年【七】

第七章
那年夏天,公孙亮报考了德城的一所公立重点高中,以他的成绩也顺利录取了。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刻意,那所高中距离他们的家反而更加遥远。父亲问他是不是需要在学校住宿,被公孙亮回绝了。只有表现得好才有发言权,才能决定自己的路怎么走,大概就是打那会儿,公孙泽才明白这个道理。不能说很迟,但终究不够早。

打上次的事情过去后,公孙泽愈加不受齐老先生的看好。他本不是天生的聪敏,只是乖巧听话才能得到进步,如果连这一点都失去了,岂不是和那些顽劣的孩子没什么差别。所以只能把他看得更严,也是在父亲认为他什么事也干不好之后,连出门的权利都差不多被剥夺尽了。好在自那以后公孙薇倒是跟他更加亲近了。本来还有点说不出的隔阂的兄妹俩,这会儿却成了连体婴。公孙薇原来坚持的要父亲每天讲的晚安故事也终于换成了公孙泽每晚睡前干净利落的少年嗓音。有时候公孙亮路过公孙薇的房间,瞧见里面暖黄色的灯光,昏昏欲睡的小姑娘和工工整整抱着书在那儿念的男孩,总也忍不住露出一个喊不上名字的微笑。

母亲最宠爱公孙薇,由此一来也不知不觉对他更上心了些。经常一手一个抱着他们俩,在卧室里给他们讲关于工作的一些琐事。不过法医的工作确实没什么好讲的,至少也是不应该跟这两个孩子讲。相比之下如果提到了父亲从前怎么英勇地抓捕了罪犯或许怎么大义凛然深入敌内最终一网打尽的故事,两个人的眼睛都会不由自主地瞪得跟池塘里养着的金鱼一样。公孙泽虽然早就知道自己并不太得父亲的喜爱,但也不得不承认起码曾经的父亲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当然这也不是意味着他会因此就终于下定决心要成为一名伟大的警察,志向要慢慢形成,理想要慢慢实现,误会要慢慢解开,故事也要慢慢来讲。

那年夏天,是公孙亮最长的一个假期,他当然不是个喜欢漫山遍野乱跑来取乐的乡野少年,大部分的时反而更多地花在了家里。看看书读读报,不知道和不曾放假时有什么大的区别。而至于公孙泽,齐老头从来不给他放假,最多也只是自己休息休息让他下楼买包烟孝敬长辈。公孙泽虽然和齐老先生互相看不对眼,但也得承认这老头子确实有些过人之处,也算得上有权利自傲自傲,或者对他百般不满。也许父亲能把他请来都算是自己的福气——他虽然总被这老头埋汰看不起,但兄长总说他已经比当年的自己强上很多。能比兄长强自然是一件令人兴奋的事,但公孙泽从来不认为自己资质优越,全都圈到齐老先生的功劳里。因此这齐老头说的话他总是认真听乖乖照做的,即便是相比其他孩子少了很多玩耍的时间,这都是为了超过哥哥,必须要做的。

但是公孙亮的假期还是让他迎来了一个小小的解放。那天父亲出警,母亲也跟着去处理事情,公孙亮索性和齐先生打了招呼,带弟弟妹妹出去逛逛,中午还看了一场电影。公孙薇那么小,大字都不识几个当然没办法欣赏电影的台词桥段,叽里呱啦半天就干脆自顾自睡着了,辛苦了公孙亮半天给坐在附近的观众赔礼道歉。公孙薇终于消停了,公孙亮才开始静下心来看故事。这并不是什么剧情晦涩难懂涵义又深奥的故事,他没花很多心思就能清楚理解。说的是一个英勇的小警察怎么历经千辛万苦将自己的弑父仇人逮捕破获连环杀人案并在期间抱得美人归的故事,美国片,女主角是那个才出名的歌星,公孙亮没听过她的歌,但班里几个八卦的学生早就一遍一遍在他耳边说这个女星怎么傍上大款又是靠家境出道,事实上,干从这部影片来看,表现还是可圈可点的,只是剧情实在太过老套。

在电影终于进行到二分之一的时候,公孙亮忍不住偷偷伸了个懒腰,转头看到公孙薇蜷成一团熟睡的样子,眉头还紧紧地皱着,似乎在解什么错综复杂的谜题。公孙亮忍不住笑了,轻轻按了按她绞在一起的双眉,她摇了摇头嘟嘟囔囔继续睡了下去。当他正准备把视线从可人的妹妹移向影幕,不经意瞥见沉默的弟弟——公孙泽在他面前从没有这样稳重过,和妹妹一样叽叽喳喳或许才是常态。他抬头凝重地对着亮处,整个面庞被光线衬得更加温和圆滑,双目里的认真却无法被遮盖。公孙亮突然想起,即便是开场,公孙薇最吵闹的时候,都不曾听到弟弟任何一声的对话,他无数次转头回头,也不曾看见弟弟眯起眼睛泛出睡意,有过一丝一毫的不耐烦。

即使是三个孩子里最年长又稳妥的他,也做不到这般无视外物又长时间的集中精力。公孙亮却忍不住对弟弟感到心疼——这并不是一个好电影,没有引人入胜的脚本和演技精湛的艺人,而他却几乎无法搜寻到有关于弟弟去看电影的任何记忆。那时候电影虽然已经成为最为普遍且流行的休闲娱乐方式,但几个孩子去看,毕竟不怎么常见,也只是大户人家的消遣。由此可见公孙亮的心疼实际也只算是富人多余的烦恼。

播放片尾曲散场,公孙亮抱起还睡得昏昏沉沉的妹妹,让弟弟牵着自己的胳膊往回家的路走。那时候才是午后最闷热最困人的时候,三三两两和他们一道从电影院走出来的行人都打着哈欠伸着懒腰。太阳还高高挂在空中,眯着眼睛去看,很小一个发着金光的圆盘,看久了还会眼晕,揉一揉,把视线投到白墙上还会莫名其妙看到绿色。这样小的太阳看起来就是特别遥远,只是正午灼烧一般的温度却能告诉你,其实它很近。

就像一些小小的理想,看起来总是那么无法抵达,但只要开始尝试,也能发现,其实只间隔了那么一点点。

待到两旁的人少了,公孙泽扯了扯他的衣角,毅然决然道:“哥哥,我长大,要做厉害的警察!”

公孙亮笑了笑,其实身处警察世家,即便他不这么说,有些事情也该是注定的。但他还是用目光婆娑了会儿他的脑袋,声音仍然带着些午后的倦怠:“好啊,阿泽一定能做最厉害的警察。”

公孙泽使劲摇了摇脑袋,扯着他衣角的手也更用力了些,“哥哥才是最厉害的警察,我只要做第二厉害的!”听罢,公孙亮叹了口气,想对他说句傻孩子,却不知怎么也张不了口。兴许是因为这个承诺把自己抬得太高,兴许是因为公孙泽这么笃定他也会去做一个警察。

这时拐进了一条热闹的街,讨价还价的顾客商贩还有行色匆匆的路人发出嘈杂的声响。公孙亮一边避让着行人一边慢吞吞地在路上走着。热闹的街道像是要把他一起吞没了。他忽然觉得,像弟弟所说,当个警察,也许也是一件不错的事。

评论
热度(2)

© naive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