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骂我,我就打你。

太平【第一章 上】

太平

第一章 最好的厨子

01
翠云阁是江南最好的酒馆,许多人慕名而来都是为了那儿的竹笋炒肉和葱烤鲫鱼。当然,酒馆毕竟是酒馆,江南人喝的酒通常不怎么醉人,翠云阁里的桂花酿也是一等一的极品。最特别的却是,虽然翠云阁的名头即使在京城也够如雷贯耳,可店还是只有那么小,大堂里十张方桌,老板就是厨子,老板娘就是伙计,想吃到江南第一的美味,得自己抢到桌子。抢不到就算是皇帝老儿来了都没辙。所以能来这里吃顿饭的不是习武之人,就是能雇到习武之人的官商。

午时是翠云阁白天人最多的时候,大堂中央的方桌边坐着个青衣男子,面前放着一坛老酒一尾鲫鱼和一小碟花生米,握着筷箸的手指修长有力。男子一头青丝都被一丝不苟地绾起束进发冠里,就连鬓角也服服帖帖不带一点乱的。识货的人一眼就能看出他头顶和腰带上的翡翠都是值钱的家伙,即便不懂翡翠,瞧瞧这派气定神闲的样子也明白不是寻常人家。坐在一群身强体壮的大汉之间,醒目得很,又显得特别瘦弱。

此时从门外进来了四名男子,皆着玄色上衣,铁灰色长裤。高矮胖瘦虽不尽相同,但脸上倨傲的神色竟如出一辙。四人往中央的桌子走去,还未靠近就道:“兄台请到别桌挤挤,这里我们哥几个占了。”语毕,一把将手中的包袱抛到木桌子上。包袱很大,听那声响也能想象到有多重,何况在场的人都明显感受到了脚底一震。青衣人不搭话,食指和中指轻轻搭在杯沿,酒杯里是满到无法再能容纳的一杯酒,而底下是毫无湿痕的老榆木桌子。隔着远的人看不清楚也看不明白他们在暗中较什么劲,权当这瘦不迎风的青衣男子凭着一腔豪气就和这几个凶神恶煞的壮硕汉子杠上了。那四人里眼尖的注意到面前的男子有这一手,脸色一下子变了——神情中的倨傲褪去,换上了狠辣。

方才放下包袱的男子个子不高但胖得离奇,似乎有二百来斤重,但他一步一步走,身上的肉都是稳稳的地紧绷着,不带一点颤动。胖子反手把桌子斜过来,满意地看到所有盘子酒坛都掉落下去。只是下一个瞬间,胖子感到手腕一阵疼痛,连忙松开桌沿,却发现花生米鲫鱼和酒还好好地摆在桌面上,青衣人那方的桌底下还是干干净净,连一粒盐一滴酒都没掉。再去看刚才击中那胖子手腕的东西,腕骨边赫然扎着一根鱼刺。

江湖上以针为武器的并不少,但多是女子。男儿却使针且使到绝妙的只剩下了岭南绣花娘——可他已经年过半百,怎么可能是眼前这个相貌堂堂的年青人。胖子身边扶着他的两个似乎是双胞胎的高个子互相使了下眼色,突然拿起方桌上一盘鲫鱼和一坛好酒就往地上砸,青衣人握着筷箸慢条斯理地吃鱼,看都不看他们一眼,也没人听到落地和陶瓷碎裂的响声。左边的高个子扔下的鲫鱼连同盘子被筷子稳稳地夹住,而右边的那酒坛也稳稳地立在青衣人的脚背上,青衣人脚一伸,竟然又自己立回了桌子上。两人大惊,神情里的凶狠又掺上了惧怕,手迅速地扶上了腰间的刀柄。而藏在最后面的玄衣人突然出手拍了前面三人的肩膀,冲他们摇了摇头——这竟然是个女人。三人虽有不甘,还是乖乖走了。

青衣人待四人走出翠云阁,讥讽一笑,道:“无名小辈。”

02
那四人刚走,门外又冲进来一个身着米色劲装的少年,二话不说就扑到青衣人桌前了,举了酒坛子喝个干净。青衣人这回面不改色看着对方喝完,还趴在桌子上捶了好几下。

青衣人道:“怎样,展超。你得到什么消息了没?”
少年道:“嗨,大——公孙大哥,别提了,我都快累死了。”
青衣人道:“都喝完酒了还喊累,快说,别扯皮。”
少年道:“我查到那个胖子回了这条街,我估计……”
青衣人道:“好,那你看到他去那儿了?”
少年道:“这个……还没。晚上一闪眼就不见了。”

青衣人低头沉思了会儿,被叫做展超的劲装少年拿起筷子就开始扫荡。只是不待他吃饱,角落里的一名络腮胡子的大汉突然站起来喊道:“有快班,那两个是六扇门的!”
展超这才发觉,方才他们两个谈话的时候,酒楼里变得特别安静,原来全在听他俩。这下好了,他满嘴的鱼肉和酱汁瞪大了眼睛,旁边的九桌人全都站了起来,手纷纷扶上了武器。青衣人倒是面无惧色,头都没抬起来一下。

青衣人道:“各位兄台,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为何听见六扇门都紧张到坐不住?”
络腮胡子道:“朝廷里没一个好人。狗官,纳命来!”
青衣人道:“阁下可是大盗黄有须?去年你刚因抢掠官银被捕,怎么这么快就放出来了。还是说——”
络腮胡子的脸顿时变了颜色,抢白道:“少废话!接招!”

青衣人似乎叹了一口气,络腮胡子的男人已经出手。这一招不算是巧妙,但所用的蛮力极大,若是撞到了身上可不是伤筋动骨能够形容的。可这拳脚偏偏是没有击中。络腮胡子一拳挥空,扭头再去看那一桌的青衣人和少年,只见人连着桌椅后退了四五步,可桌上杯里的酒还是一滴都没有撒出。青衣人向展超摆摆手,就见着一道白风刮过,络腮胡子和少年方一交手,才发觉这两人不是普通的捕快,无论是轻功还是气力,都明显比衙门里柱着根庭杖的高了不知几个层次。好在黄有须在江湖上待的时间不算短,也勉强能排得上百来名,认真打起来展超定不是他的敌手。拆了二十三招,黄有须双眼一亮,一手比成龙爪挥向展超的破绽。尽管他身为江洋大盗样貌又五大三粗,一旦开始打斗却能异常沉得住气,从一招一式里瞧出对方开始疲惫或是踌躇又或是胆怯。

说时迟那时快,黄有须的龙爪手距展超的胸膛不过半寸——可这半寸他怎么也没办法过去。展超定神击向他的颈窝,大汉居然轰然倒地。再看络腮胡子的腿边居然横了根筷子,还沾了葱烤鲫鱼的酱汁。周围其他的人都变了脸色,几个胆小的甚至已经脚底抹油不见踪影。

青衣人起身道:“在下公孙泽,恳请与翠云阁老板一叙。”

声音并不响,像是读书人平时的说话声,可不论是大堂里哪个角落的人都听到了这个声音,也都是一个音量,都像是从不远不近的地方传来的。但让他们吃惊的并不是那个蕴含内力的声音,而是其中的名字。

青衣人又道:“在下恳请与翠云阁老板一叙。”
只听后院响了很久,接着又是一个像是从不远不近的地方传来的声音,道:“江南捕神有情,韩某岂敢坏了大人雅兴。”

03
会做饭的人通常都是胖子,因为胖子最爱吃饭,更爱吃好吃的饭。翠云阁的老板韩彰就是一个特别胖的胖子,所以他做的饭就特别好吃。韩彰是个地地道道的胖子,身上的每一块肉都可以熬出一壶油来。虽然翠云阁江南第一的名号打得很响,但老板很少露面,从来只能见到温婉的老板娘在外面——翠云阁还有江南第一好看的老板娘。韩彰就像是任何一个成天干粗活的小人物,穿着棕黄色的短褐,手上还透着鱼腥味。

翠云阁很小,没有包间和雅座。好在二楼是住店的客房,勉强可以给他们腾一个讲话的地儿。黄有须被绑得严实扔在房间的角落。不大的圆桌上摆满了酒菜,红红绿绿很好看,也都是家常菜,韩璋拎了条活蹦乱跳的鲤鱼,道:“人人都说我这翠云阁能做下去靠得都是竹笋和鲫鱼,今儿个公孙大人在,我也不瞒着。我韩彰当了那么多年厨子,最拿手的还是这糖醋活鱼。”
公孙泽朝他一点头,道:“韩老板既然那么说,在下怎么能错过。”

韩璋的底细六扇门早就查过,过去是镖师,以快刀出名。所以公孙泽看着韩彰手里的菜刀行云流水般在鲤鱼上穿梭,刮鳞去骨,也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然后韩彰状似无意将菜刀从手中脱去,直直飞向公孙泽。青衣人歪了歪头,待刀刃近到眼前了才用手中的筷子如夹取一块酥饼般伸出手,触碰了下朝他而来的菜刀。那菜刀却像是碰到了铁壁般瞬然停了,又逆着方向旋转了起来,被韩彰一把接下。韩彰脸色有些不好看,还是冲他笑了下——当然公孙泽没有笑,他道:“公孙大人好功夫,想必来翠云阁不单单是为了吃韩某的鱼吧?”
公孙泽道:“在下想和韩老板说两句闲话罢了。”
韩彰道:“那,大人请讲。”
公孙泽道:“韩老板先把手里的活做完吧。”
韩彰道:“不碍事不碍事,韩某就是越手里有活干心里越能想。”
公孙泽道:“私下里的闲话,韩老板不认为应该先把无关的人遣退了吗。”
韩彰道:“公孙大人又不会讲什么见不得人的,让他们听了也无所谓。”

说罢,他拍了拍手老板娘把油锅搬来。韩彰道:“既然来吃了,当然是现做的比较好,对吧?”
公孙泽道:“韩老板可知道太平楼的点心厨子?”
韩彰在碎布上擦拭的手一滞,转眼又笑嘻嘻道:“可是个厉害的厨子?韩某怎么没听说过太平楼的名头。”
公孙泽道:“昨夜,我的手下跟着他可是到了你们这儿。”
韩彰笑了,接过老板娘递上来的火炉子和油锅,屋子里顿时惹了起来。他道:“谁知道呢,说不定是大人的手下不力,撒了谎。”

一旁站着看守黄有须的展超这才会过意来,抢白道:“我怎么可能——”公孙泽朝他挥了挥手,展超扁扁嘴,很知趣地闭上了嘴。
公孙泽向韩老板做了个揖,道:“在下管教不严,望韩老板不要见怪。但在下仍有一事不明,请韩老板赐教。”
韩彰笑得得意起来,道:“公孙大人不必多礼,请讲。”
公孙泽道:“素闻翠云阁老板娘江南第一,翠云阁也从来不请伙计——那旁边的这位是谁?”

评论(2)
热度(9)
  1. 少年游naiveee 转载了此文字

© naive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