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骂我,我就打你。



阴沉,没有太阳,天是灰白色的。

公孙泽从DBI的大门里出来,值班室里闪烁了两下,映出暖黄色的灯光。刚刚离开人挤人的封闭空间,迎了冷风就有点昏昏沉沉天旋地转。他扶着铁栅栏喘了一会儿——好在下班时分,本就不在繁华地段的警局少有人路过,大概年纪大了,诸事不顺。公孙泽空着脑袋沿路行了十数步,才恍恍惚惚觉得自己遗漏了什么事。办公室里的案宗已经被整理好移去了档案事,老马老王早早拾掇好东西准备出去被他一眼瞪了回来,今天值班的刚刚加薪的展探员一大早就在卫生间愤愤不平,连薇薇安也说今晚加班不回家过夜——任谁都知道她又去陪展超了。

他停下来想了会儿,才在混沌的脑子里寻思出“包正”这个名字,这才一下豁然开朗:包正约了他今晚去喝酒。

调转方向往“爱来不来”走去,似乎有印象以来,和他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喝酒的机会都发生在这里。老布调的酒说不上好,只是日子长了就习惯了。他一点也不想和包正同桌吃喝,也不过是一种习惯罢了。像是曾经在出警的时候,点的特饮被偷偷换成了威士忌。又或者是和他在吧台对饮,留了一桌子剔透着灯光的玻璃杯。再或者是醉醺醺,故意喊给他的“不喝就出去”。故事很多,总是发生在路上,当然事后还有。

比如被骗喝酒的那次,他为包正准备了一个月鸡蛋煎肉,还顺便让DBI食堂里的阿姨们为他们改善改善伙食,每道菜都加了点肉——结果是包正那个月入不敷出,后来饿得有些面黄肌瘦,惩戒才停下了。比如举杯对饮的那次,他下了吧台几乎走不动路,眼前都是红黄一片,包正上来扶他,被一把甩开,就看到他跌跌撞撞一路,最后到墙角吐了个昏天黑地,还是被搂着回来的。比如故意针对的那次,芥蒂解开,公孙泽喝了两杯,被繁重工作压抑的心猛然松懈,竟然很快就半睡半醒了。包正认命了般撑着他在路上走——冷风一吹,其实已经醒了大半,只是仍然不能控制好动作。所以当包正突然停下,在远处灯火阑珊的黑暗街道上侧身吻了他的嘴角的时候,没有来得及反抗。耳畔大概还有街角的老鼠嘁嘁嗦嗦翻找垃圾的声音,如同被夜色浸染的德城正在发生的很多事情——花柳街招揽客人的妓女,屏气凝神撬锁的窃贼,破碎的光影下旋转的舞者,加班加点赶着进度的公司职员,讲故事哄着孩子入睡的母亲,踩在桌子上握着钳子修灯泡的父亲,电影院座位上悄声聊天的薇薇安和展超,读着父亲新寄来的信微笑着的胡雪莉,刚从研究室里出来满脸煤灰的小Q,抚摸着爱犬带着它在狭小的屋子里跑了圈的南枫,正在给“爱来不来”关门落锁的老布,还有在黯淡的街角,安静地亲吻的他们。

只是再没有人提这件事,或许它的发生从头至尾都是一个意外,包正被气氛渲染而公孙泽懒于反抗。很多事情都是从内部一点点变质发生的,等到意识到时,大多已经太晚了。只是他不说,公孙泽更不会提及——那个旖旎的夜晚,大概只是一个莫名其妙没头没尾的梦境。事后两个人合作,分歧,并肩,对立,信任,怀疑,最后走到了背靠背的境地。直到哪一天,包正又想着法子把他灌醉,让公孙泽满身酒气靠着他一步步往回走,或许那时他还很没有形象地大声唱着歌,太久以前记不清楚了。包正似乎也是那样在路上突然停下,揽着他的肩头沉默了好一会儿。

“探长哥,我喜欢你。”

匆匆说完,又继续带着他前行。就像是句天气真好或是之类的轻盈话语,当然如石沉大海,没有任何回应或是要求。公孙泽脚步顿了顿,但就像是酒精作用下的动作迟钝,就像是毫无异常地继续走了下去。路很漫长,夜晚很喧闹,人很温暖。事后两人仍然照常相处,公孙泽偏偏想起了自己向胡雪莉那打生下来头一回的表白,或许是安逸的气氛实在让人觉得不那样做不行——如果被拒绝了,也大概会被当做酒精上脑的自己做的一场梦。

只是那绝然不是梦境,因为那样的事情还在持续发生。有时是醉酒后静谧的街道,有时是三更半夜微凉的枕头边,有时是办公室他浅眠的沙发上。公孙泽能把他说的每一次都记得清清楚楚,甚至于说话的口气、语速。他闭着眼,看不见包正的表情,大概那是一种多么的玩世不恭,又或许,留存了那么一点点真心。于是公孙泽这样睡不沉的人学会了假寐,在“爱来不来”喝了两杯就装醉——包正不可能发现不了,所以那就像是一种说着同意的暗示。日子静悄悄地过去,查案,结案,查案,结案。前两天包正说了要约他喝酒,终于准备请客。多亏他的引领,公孙泽几乎养成了夜夜酗酒的习惯。只是中途出了一场意外,又不得不延后。 今天在路上走着去赴约的公孙泽终于决定了要给他一个明确的答复,先是装醉,再睁开眼睛来吓他一跳。至于说些什么,大概是“你快点给我搬走”,或者是“明天早餐是鸡蛋”,又或者是“我知道”。

不过已经没有那个必要了。

过早点亮的“爱来不来”闪烁的招牌背后阴沉的白色天空还是那么明亮,像是DBI肃穆的墙壁,清晨蔓延在街道上的雾气,公孙泽衬衫的领子,护士的衣角,和最后的最后,盖在包正脸上的那块布。

公孙泽更清醒了一会儿,推了门进去。里头空空荡荡的,只有老布在调着酒。

“两杯威士忌。”他说。

年纪大了,诸事不顺。

end

评论
热度(6)

© naive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