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级而上

今夜·三【高齐X郝晨】

今夜

第三章

一点左右,高齐捂着耳朵忍受护士站的“夺命连环call”,从值班室硬邦邦的床上爬了起来。他醒了醒神,看向滴答滴答响着的老式挂钟——一点二十三分。值夜班最怕的就是刚睡着被叫醒,高齐也难免有些烦躁。大概是哪个病人半夜体征不对劲,或许是13床?高齐有些急了,13床前两天刚刚手术完,还在恢复,这档口可不能出事。

匆匆走到护士站,高齐的头发还是乱的。护士长一向以call人的凶猛出名,别人私下都叫“call姐”,她旁边的小护士很眼生,看起来文文弱弱,此时很急促地拉着他就往电梯走。
“高医生,楼下有急诊!”

高齐从她脸上看出了大概是比较棘手的问题,赶紧跟着她进了电梯,却又吃出了些不对味来:“你不是楼下的吗,今天我值的是住院啊。”

小护士脸色不太好地瞧了他一眼:“王主任我怎么也找不到……”高齐想起来了,王主任一向以值班溜号闻名,跟他轮一天的基本就要包两层,这会儿那家伙大概还在楼底抽烟。他递给了小护士一个安抚的眼神,大概传达到了。而后“叮”一声,就到了。

还没出电梯,就听得到急诊室里头声响很大,小护士又凑过来说了句:“而且这个病人好像有点麻烦。”

可不是,这能不麻烦吗。郝晨躺在急诊室的床上,满背都是血呢。

高齐以为自己足够冷静了,可是手指仍然会抑制不住地颤抖。那是郝晨,他想,那真的是郝晨。即便全世界的人都会错认,他也不会。旁边的人拦了他一下,高齐才转过头。那大概是郝晨的经纪人,前几次在活动的时候见过,郝晨也有提到过。高齐只能忍着,声音不自然地冷冰冰。他问了那经纪人两句,得知郝晨是在彩排的时候从舞台上翻下去的,可能还有点发烧。听了他的描述,高齐冷静下来再看,虽说表面上挺恐怖的,但也不是什么大伤,应该也没有骨折,也不知是该安心还是担心的有些复杂,仍然拉着郝晨去放射科拍了片子。

放射科的大夫也已经被吵了起来,看来“call姐”这一出事要把整栋楼叫醒的毛病不能说是一无是处。郝晨被整进去拍片了,高齐两手空空就抱臂看着,小护士也站在他旁边。颇为腼腆地想和他搭话,高齐却明显的心不在焉,小护士当他半夜被吵醒心情不好,也以为自讨没趣,更想着高医生真是难以相处,索性保持缄默。

她真是误会高齐了,他老好人的名号几乎整栋楼都晓得,只不是这次认识实在有点不是时候。高齐隔着玻璃看不清里头郝晨的样子,他就记得急诊室里郝晨眼睛紧闭着,眼眶有些淤痕,嘴唇都失了血色,可两颊还不自然地红着。那样子一点也不好看,都快要看不出他还是个大牌的明星。可是高齐却觉得那样比较熟悉——比较像第一次遇到郝晨的时候。

那时候郝晨还没有如今的大红大紫,只是出了几张评价和销量都还不错的CD,公司刚给他开始第一轮炒作——找了一个将近过气的偶像剧女演员叫两人谈恋爱,又在两人“约会”的地方布置了几个“偶然”出现的记者,占了娱乐版豆腐块大小的那么点地儿。高齐不常看电视,就算是看了,也只是在家吃晚饭的时候的新闻联播。所以当他看到一个戴了墨镜穿着黑大衣黑皮裤的男人进来的第一反应竟然是:“这不会是黑社会吧。”

郝晨当然不是黑社会,当他脱下墨镜的时候高齐就明白了。倒不是因为郝晨的脸太容易让人相信,他的眼眶有一个不太小的淤痕,似乎是什么东西砸到的。高齐当然没问由来,就听郝晨说他觉得视力有点下降,会不会是因为这个淤痕如此如此。高齐让他检查了一下,然后开了点药——郝晨没有医保卡。

外面偶尔有几个看病的来看病的路过,也有叽叽喳喳指指点点的,但不太多,起码没有多到让高齐足以明确眼前的病人的身份。当然对这个病人的好奇的缘由也不是完全脱离了郝晨的脸的,高齐虽然并不太关注娱乐明星,毕竟审美眼光也不是如很多年轻小护士们认为的老古板榆木脑袋,他瞅着郝晨,就可惜大概有不少小姑娘要为这个淤痕伤心了。再仔细打量打量(当然动作不能大到被对方发现),还有些面善,就是记不起来打哪儿见过。等那天下班,他有提没提地跟钱小样讲了,钱小样忙叹息他不闻世事,给他撂下名字让他自个儿回去查。

高齐当然没查,他忘记了,也自认为没那么多空。

后来那病人又来,说视力下降得有些更严重了,说完闭上眼指给他看——红着的眼眶有些肿,睫毛一根一根又长又……高齐忙摇头打消心里越飘越远的奇怪想法,还是提笔给他开了几服化淤的药,并建议他试试土方,拿熟鸡蛋在眼眶滚滚。这次会面的影响就大了些,高齐回去就查了郝晨的资料。

按了回车就冒出了不少的结果,先是百科里的介绍——相当少,就讲了他是一个流行歌手,列了他出的单曲。百科里的词儿大多是干巴巴的夸奖,其他网页里就不都是那么好听了,高齐翻了一会儿,去听他的歌。那声音奇怪的,与他在医院的声音有那么点不同。歌也不算太好听,无论是曲子还是歌词都太中规中矩也不能太夺人注意,倒是MV里郝晨的样子确实不错。

高齐也觉得自己真是肤浅,当然没人看到,笑笑就算了。后来郝晨坐在他旁边就唱给他听,高齐从来不说好与不好,因为那时候,只要是他,总以为是好的。

郝晨最后来的一次已经恢复了大多,是准备再继续来一服药的,高齐给他开好了,给他手背上贴了一盒润喉糖。高齐也不清楚自己这么做的缘由,就是想,然后就动手了。

郝晨的淤痕在一天天消去,英俊的容貌当然也越来越明显,高齐简直要感慨人和人的差别怎么那么大,当然没来得及。因为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个与他差别那么大的人,会在有一天走得离他最近。

拍完X光,果然没有骨折,只是皮外伤,包扎一下就好了。至于昏迷——也可能是太过劳累的后遗症。高齐拿着绷带按在他身上,却看见郝晨的嘴唇蠕动了下,像是说出了两个字:“高齐。”也有可能是他听错了,只是心里那么想着,就那么以为。

高齐深吸了一口气,缓缓捏紧了郝晨的手。

评论

© naive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