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级而上

今夜·四【高齐X郝晨】

今夜

第四章


“麻辣——”
“海鲜锅底。”

服务员神色复杂地瞧着两人,把手里的笔搁下了,依然笑着:“要不,鸳鸯锅?”

高齐摇摇头,又重复了一遍:“海鲜锅底。”

等东西上得差不多了,郝晨四处观望着——那服务员小妹好奇地打量了眼,高齐把门拉上了,于是他脱下了层层叠叠的围巾帽子,把墨镜甩在一边,长长舒了口气。郝晨伸着手要去拿剁辣椒,又被高齐拦住了。郝晨又好气又好笑,伸出的手转而叩着桌子,说:“高医生,你怕辣,也别剥削我的权利啊。”

高齐在他伸过来的脑袋上敲了下,道:“你还是歌手呢,自己都不知道保护嗓子。”郝晨眼睁睁看着他把辣椒放回了推车,恨得想挠桌子,嘟嘟囔囔:“你还不是因为这个给我送喉糖才……嘛。”高齐都忍不住乐得停不下来,给他夹了片肉——本来是这样的,只不过还没到郝晨的碗里就被直接抽回,高齐平静地放回去,说:“没熟。”

郝晨不晓得自己是个什么表情,他想说这不是废话你刚下去怎么可能马上熟你涮我呢是不是,当然这些话没能说出口,看着高齐朝他抱歉地笑了笑,实在是惊异这样的家伙也能有人喜欢,喜欢他的又恰恰是自己。不过郝晨也没提这个,只是无奈地接了高齐递过来从他黑色的皮包里拿出来的番茄酱,心里想这家伙随身带了多少东西,话说为什么会有番茄酱。高齐满意地看他蘸了点,又给他夹肉——这次熟了。

此时郝晨的新单曲刚筹备完,宣传和新接的广告还没有开始,恰好是中间夹的一段休息时间,高齐特地调了一天休来给他庆贺——也就是说这之后他要连值两天班。又恰巧临近年关,半月前又流行性感冒盛行,工作也是恰好在这几天有所回落。白天两人去买了新年的新衣服,挑挑捡捡导购员都要不耐烦,晚上又围着大围巾戴着大口罩去了超市,说是要置办年货,结果都是在东拉西扯年夜饭吃什么。饺子汤圆馄饨,鱼丸贡丸蛋饺,郝晨拿了两瓶啤酒都被塞了回去。


结果菜是买了,可今晚再回家再做饭肯定是来不及了,高齐也觉得饮食不规律容易犯胃病,两人一合计,再加上对门的新开的火锅店的招牌太诱人,就进去要了个包间。新开的店,总有些什么活动吸引吸引顾客,比如这家的肉类买二送一。郝晨认为自己不差钱,高齐的职业苦点累点,工资毕竟不算太低,但两人一起,总会注意着点儿超市的优惠券,餐馆的会员卡等等。不知道是谁的爱好,总之肉占了半桌子。

高齐总觉得郝晨太瘦了,按他那个觊觎模特好多年的初中同学吃不到葡萄硬说葡萄酸的说法,硌手。是不是真的硌手先不论,起码高齐觉得不健康,见缝插针给他塞肉,就听见郝晨成天抱怨长啤酒肚了。当然抱怨归抱怨,吃还总都是吃得干干净净的,因而前不久真的被经纪人警告了。每当这时郝晨总觉得高齐喜欢像球那样的。

不喝酒吃顿饭确实快,半晌的功夫,桌子上都差不多是空盘子了,郝晨打了个饱嗝,觉得又要被经纪人骂了,未免有些头疼。出门还不算晚,被冷冰冰的空气冻了个激灵,郝晨哆嗦着思忖再在外面待一会儿,恰好这时高齐指了指电影院。带着大包小包两个男人去电影院一定很奇怪,高齐拿了票赶紧拉着他往楼上跑,剪了票进去刚好广告结束,里头人不算很多,进去还挤了一段,引着隔了个座位的两对小情侣瞪了眼。

结果第一个镜头出来,郝晨狠狠地掐了下高齐的大腿,高齐想喊的,结果还是忍住了——这是郝晨半年前杀青的那部电影。高齐想一脸无辜地说我没注意看随便买的,但笨蛋也知道不会被相信,索性握住郝晨还搁在他腿上的手,郝晨想抽出来,用了两下力,不行,就放弃了。

女主演的演技真的很差,郝晨又实在没办法和自己对视,斜眼看去,高齐的侧面被电影荧光划出利落的线条,剩下的又隐在黑暗里。郝晨清楚高齐早就意识到了自己的视线,不过不戳穿,既然如此他就放心地看着了。剧情进行到后来,男主角淋着大雨去追女主角,高齐终于瞥了他一眼,凑近他耳朵,小声说:“拍完喝过姜汤吗?”

郝晨表情肃穆,也凑近了他耳朵,小声说:“没有。也没得感冒。”

高齐捏了他的手一下,说:“哪有每次都是这样的好运气,下次记得。”

等到电影结束了,两人先后解手,郝晨一拍脑袋说购物带落在里头了就跑回去拿,结果扫地大妈一开始不让他进,软磨硬泡得高齐都有些不耐烦。出来的时候这一批早散得七七八八了,下一批基本上算午夜场,也已经进去了。外头没几个人,拐了个弯就更寂静了。郝晨索性去牵高齐的手——被躲开了,树上刚跑过一只猫。

又往前走了一段,更沉默,前面的路灯坏了几盏,之前说马上来修马上来修,直到现在还坏着。高齐停下来,郝晨也停了,他抬头,感觉到脸上沾了片冰凉且湿润的——“下雪了。”高齐说,“啪哒”一声撑开了黑伞,向前走了几步,恰好到了路灯下。这会儿雪开始下大了,有点纷纷扬扬的气势。落在草丛,墙头,马路牙子,尖角露在外面张牙舞爪的购物带,写着超市名称的黑色的油布伞,高齐总被说老气横秋的尖头皮鞋,郝晨新买来就迫不及待穿上的深咖色大衣的肩膀。

这竟然有了点瑞雪兆丰年的气氛,当然城市里的雪不是总能厚厚地累积。郝晨忍不住又去握他的手,厚实的毛线手套婆娑着指尖的老茧,向前迈一步被购物袋勾到了小腿。但是这回没被躲开。高齐握住了,捏紧了,走出光亮的时候侧过身吻了他。用那与脸颊接触到的雪花相比无比温暖的双唇。

真是,真是——

郝晨闭上了双眼。

评论

© naive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