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骂我,我就打你。

今夜·五【高齐X郝晨】

今夜

第五章

来的时候,高齐特地穿了西装,看着屋外说不上好的天气,又拿了把黑伞。

这样的打扮会让他格外引人注目,特别在这种满目都是标新立异的少年,或是穿着超短裙的少女的场合——这可是隆冬。高齐没有改变他的决定,只是又认为自己需要到得早点。趁会场里黑咕隆咚的,或许不怎么会被发现。检票的工作人员是个年纪不大的女孩,还在吃着晚饭,嘴角有点油沫子,高齐对她笑了笑,那女孩的神情却像是告诉他走错了。高齐当然没有错,他准备了一个月,怎么能够错。

他进去了,位置在第五排,不算近也不算远。还是这排的最末端,过一会儿这里就会人山人海的坐满了,把他挤进由年轻的面孔构成的钢铁城墙。然而此刻却是明亮而空旷。竖起的椅背互相倾轧,却更像是某种空虚的期待。高齐正襟危坐,整齐得同椅背们连接在了一起。

而后人三三两两来了,几个女孩成伙的,也有情侣牵着手的,倒是少有和他一样一个人坐着,何况是一个大叔。尽管多数人不在意,坐在附近的几个小姑娘却憋足了要笑,像是高齐干了什么蠢事。然而这种算不上什么的嘲笑里,却有那么点自豪。大概是为了自己的偶像,或是为了喜欢这位偶像的自己。高齐仍是只对她笑着,他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奇怪的。

于是女孩问他:“大叔,你也喜欢郝晨吗?”

灯暗了。

女孩把目光放到了舞台上,没有再问,于是高齐继续闭口不答。那是一段清爽的旋律,可能是新歌,因为高齐竟然觉得颇为陌生。幸好随后男人的声线对他相当熟悉。观众席发出了压抑的尖叫,因为郝晨从阴影里走了出来。明亮从他头顶泼撒下来,抚摸着眉眼的每一寸,在唇角逗留,反光耀眼。声音由音响放大,气声都像是发生在耳边。高齐闭上眼睛,却想起了第一次听见郝晨唱歌。

那不是他为了满足好奇心而去在百度颇有耐心地搜索了一堆低音质的MP3,想起来,又或许是哪个刚毕业的小护士兴冲冲地把手机塞给他看。郝晨的一场露天街头演唱会,画面里全都是高举着手机的臂膀,只看见小小的光电,里面有一个小小的人影。高齐不知道那是郝晨,他只是听到劣质的音响传达着年轻的歌声。不好听。嘈杂,喧闹,旁边有人满口脏话地骂着前面的人高举的手,但自己也不放下。歌声没有任何改变一个人素质的能力,何况这是年轻的歌声。然而这种歌声,却像是为舞台而生的。没有一甩一甩的荧光棒,没有富有感染力的大合唱,小小的人影一首接着一首唱着,声嘶力竭。

郝晨变了很多。如今的他,有能力走向更大的舞台,观众呼喊他的名字,于是他向着台下微笑,似乎在看他——高齐呼吸一滞,尽管他知道那只是因为郝晨谁都没有在看。

有段时间郝晨的嗓子沙哑得很厉害,经纪人着急地到处找医生,甚至连偏方都看遍了。那境况其实很像是青春期的变声,但当然不是。他来找高齐的时候没有带经纪人,也没先前通知过,高齐下班了,就在公寓的楼道里看见他背着吉他倚着门,略微驼着背。那会儿他们还只是新的朋友,郝晨只认识他这么一个医生。高齐看他的扁桃体,肿得厉害,心里明白他就是太累了,又看他少见地沉默不语,忍不住调侃他,就问他还能说话吗。

郝晨似乎是瞪了他一眼,摇摇头,倾刻又点了点头,转身往门边走去。高齐心里咯噔一下,想着这大明星不是这么不能开玩笑吧,拦也不是,不拦也不是,动作僵在半路。郝晨没走,他只是拿起了靠在门上的吉他。

高齐看着他坐下,手指在吉他上抚着。高齐很少听歌,即使是认识了郝晨。但这首歌他确实有印象,大概是之前搜索的时候,或者已经流行到了大街小巷。郝晨的嗓子沙哑得很,到高音的地方就骤然听了,吸了口气准备继续。高齐连忙捂着他的嘴,说够了够了,大明星你再唱我就真没辙了。郝晨确实安分地闭嘴了——如果他不是在下一个瞬间吻了高齐的手心。

聚光灯下郝晨的双唇张张合合,亮晶晶的或许涂了润唇膏。高齐想念起那些时候的催眠曲,郝晨半打着瞌睡听他跑到十万八千里外的调子。一边嫌弃,一边拉着他不让走。于是高齐搭着他的肩,有一下没一下地点着。多难听的歌声,他想,但是郝晨喜欢。

两次安可后是起立鼓掌,伴随着呼喊。然后灯亮了,荧光棒也不堪重负地黯淡了下来。高齐在队伍的最末端,看着川流不息的人潮拥挤又散去,此时外面正下着雪,门口几个没带伞的纷纷抱怨,而后又无可奈何地走掉了。高齐一直躲在阴影里。他的耳道中还轰鸣着放大的歌声,像是情人的呓语,又像是绝情的呼喊。高齐又觉得那是雪落在地上的声音,是医院里的消毒水的气味,是公寓里暖黄的灯光。

是郝晨的吻。

于是他踏入雪里,皮鞋被濡湿了,黑伞也在倾刻间白了头。高齐哼着歌曲,觉得那实在是美好。无论是相遇,还是那结局。他慢慢走向自己的车。

哦,已经有人等在那里了。

高齐把伞扔在了地上。

【全文完】

评论
热度(2)

© naive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