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骂我,我就打你。

【权瑜】成年不要撒酒疯(上)

成年不要撒酒疯


大部分是现代paro,权瑜从头到尾。



00

“主公,中护军来了。”


01

孙权在醉眼朦胧之际看到了周瑜。他思绪中应该笔直的裤缝也看起来弯弯曲曲的,藏青色与夜幕混着撸串店昏黄的灯光粘合到一块儿。他混沌的脑子已经想不起来周瑜的脸是什么样子了,只记得卷了两圈校服裤脚露出的脚踝——早就被合体的西裤和深色竖纹棉袜遮得严严实实,再看不到。

孙权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认出周瑜的,兴许是冥冥中的感应。他笑得很得意。

“瑜哥,好巧啊。”

“巧什么巧,你打电话叫我来的。”周瑜回答道。

周瑜不喜欢酒鬼。他用几乎算得上是嫌弃的眼神瞥了孙权一眼,认命了似的叹了一口气,伸手去捞孙权。孙权很乖顺地靠在他的身上,把脸别到一边,不至于把酒气都喷在周瑜脸上。

周瑜把他的手臂换在自己的脖子上,说你丫不是还没成年吗,喝什么酒,想装成熟还早了十年呢,再让我发现一次就告诉你爸妈。他停了停又继续说道,还不行我就告诉你哥。

“瑜哥,我已经成年了。”孙权说,他越想越觉得委屈,“再说未成年喝酒的海了去了,你也不是没和我哥喝过……”

他说对了,周瑜高中的时候确实有和孙策翘了晚自习跑到楼顶喝过啤酒,还不止一次。有一次空易拉罐忘记拿走了,第二天被发现,全校查人,还好监控早就坏了,查了一个月也没发现是谁。

周瑜说:“还学会顶嘴了?自己爬回去吧,我回家了。”

语毕,他把肩膀上孙权的胳膊拍下来,作势要走。孙权立马怂了,在后面步履蹒跚地跟着,说瑜哥瑜哥饶了我吧,我真的走不了。

“走不了不给你哥打电话,还叫我来接你?”周瑜说,“那我现在给孙策打个电话叫他过来。”

孙权忙几步跑过去拦他:“瑜哥千万别!我哥得把我吃了。”

“现在能走了?”周瑜说。

孙权低着头,上下唇颤动了一会儿,他说:“瑜哥,让我去你家吧。”


02

“好久没见你了。”

孙权屏退了身边的人,给周瑜倒了一杯酒。

周瑜看了一眼,没有去碰,他此刻并不想喝酒。于是孙权给自己斟了一杯,一饮而尽。

周瑜蹙眉:“主公,喝酒误事。”

孙权斟酒的手停了,乖乖地收回来放在膝盖上,说:“公瑾来找我,我太高兴了。”

他挺了挺身,凑得更近了些,周瑜闻到了他身上的酒气。一旁的香炉燃着龙涎香,是孙权听说他要来急急忙忙点上的,仍然遮不住他嘴里的酒味。周瑜当时心下了然,那句没头没脑的话怕也是被酒带出来的。

周瑜伸出手拨弄了一会儿耳杯,孙权的视线就黏在他的手指上。两个人沉默地坐了一会儿。外面的风顺着打开的窗棂吹了进来,拉扯着烛光。他们的影子摇曳着,偶尔靠在一起。孙权盯着影子发愣。

周瑜像是觉得无聊了,说:“主公若是并无要事,恕周瑜先行告退。”

孙权忽而露出了一种像是被遗弃的小儿般落寞的表情,他伸手扯住了周瑜的衣袖。


03

“不要走”

孙权哑着嗓子说道。

他渴极了,像是浑身的水分都被抽干了。周瑜摸着墙摸到了电灯开关,白炽灯闪了两下,亮堂得略微有些刺眼。孙权被粗暴地扔在沙发上,周瑜转身要去厨房拿水。孙权已经没办法思考周瑜在干什么了,他只是依着直觉急促地拉扯住周瑜的衣摆,说的话里甚至有些哭腔。

周瑜的脚步停了,他转过来看孙权,他的脸挡住了白炽灯,孙权看不清他的表情。孙权眯着眼睛试图分辨,但是还是敌不过滚滚而来的尿意。

“瑜哥,我要上厕所……”

周瑜差点笑出声来。他头抬起来了些,于是灯光终于打在了他的脸上。孙权没来得及细看,他全身心地夹紧了膀胱。他手忙脚乱地就着周瑜的搀扶冲进了厕所,周瑜一松手,他差点儿因为酸软的膝盖跪倒在马桶面前。孙权颤着手胡乱地解开拉链,周瑜在厕所门口,看笑话似的盯着他。

孙权感觉自己神志清醒了许多,但脸上却出于种种原因更加不自然地涌出一阵阵燥热——他的余光似乎捕捉到了那个依靠在门边的黑影。待他匆忙地把作案工具收回去,扭头要埋怨一句周瑜时,才发现余光的那个黑影不过是他的错觉,周瑜早就走开了。

他跌跌撞撞地走出去,周瑜一手拦住他,太空杯里的水撒了大半。周瑜自己没注意,一脚踏进那滩水里,拉着孙权一起咣当一声跌在大理石地砖上。地砖真凉,孙权贴在地上的胳膊舒服得很,只是狠狠撞在地面的膝盖叫他忍不住想喊两声。他上半身倚在周瑜的腿上,脸几乎是贴着周瑜某个说不得的部位。

他们二人都沉默了一会儿。周瑜全神贯注地揉着自己摔疼的屁股,孙权稍微挪了挪上半身,试图把目光移向别的东西。他不敢动,怕一起身下面的帐篷就不得不原形毕露。

他看见了周瑜的鞋架,满满当当的,大部分都是皮鞋。


04

15岁的周瑜有着同龄人难以想象的鞋柜。如果你稍微注意一些,就能发现他脚上的运动鞋永远是簇新的,即使是白色的运动鞋。而同时期,孙策的鞋子总是灰蒙蒙的,沾上了不少球场上的脚印,鞋底的沟渠也被磨得平平整整的。但是很少有人会注意这些,因为周瑜值得注意的点太多了。

但是孙权不同,他的身高注定了他长年盯着周瑜的鞋看。周瑜喜欢穿低帮的袜子,每到夏天,孙策以及他其他的哥们儿都喜欢把长长的校裤卷到大腿上,偶尔还偷偷穿自己的短裤,但是周瑜是一直穿长裤的,最多克制地把裤腿卷起一两层。从裤脚和运动鞋的缝隙里露出的腓骨外踝偶尔有被蚊子叮咬后挠破的疤痕。

孙权很羡慕他的鞋子。那时候中学的男生还没有开始以篮球鞋的价格作为攀比的标准,但是周瑜的鞋子实在好看,特别是长在他的腿上时。

孙权暗自喝了更多的牛奶,希望自己能长成瑜哥的身材。



tbc


评论(6)
热度(25)

© naive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