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骂我,我就打你。

【正泽】关于公孙探长要请客的一个片段

十月,破了一桩大案,公孙泽心情很好。趁暂时没有什么事,他张罗着晚上请全DBI的人外面搓一顿,连走廊里扫地的阿姨都叫上了。他可没叫包正,但是那家伙都跟在后面来了,他嘟囔着埋汰了包正两句,也没有反对。

老布的酒吧可容不下那么多人,秉着能多坑一点就多坑一点的心态,小玩命怂恿着要去德城最贵的西式饭店。公孙泽的眼神射线就差把他穿孔了,展超只能在心里不停地大喊“薇薇安保佑”。还是包正出来解围,他提起了另一个酒楼,抱着双臂,用胳膊肘撞了公孙泽一下。

公孙泽掂量了一下自己因为多养了一个包正而日渐消瘦的荷包,登时开始后悔为什么要主动提出请客,再看包正气定神闲的样子,心里一阵不爽,“死亡射线”随之转移到了包正身上。展超松了一口气,看着包正举起双手投降。展超其实听过那个月华饭店,也合计着要带薇薇安过去。那里价格还算可以,他心想这也算是为和薇薇安的约会透个底了,于是他又带着一帮警员怂恿起来。

包正说:“探长哥,那里很不错的,我保证你会满意的。”

公孙泽用鼻子哼了一声,但拗不过那群下属的软磨硬泡,只好答应。包正笑嘻嘻地把双手放下来,搭在公孙泽的肩上按了两下,像是在安抚他:“哎呀探长哥,好不容易把案子破了,就奢侈一下呗。男人只会赚钱不会花钱可找不到女朋友的。”

最后那句话可是触及了公孙泽某根神经——他想起来前几天在门口听到包正在和雪莉说话,他们还一起笑了!公孙泽大手一挥,就招呼大家:“走,我们就去月华饭店。”他瞥了一眼面带笑意的包正,一字一顿地说道:“今天我们吃全肉宴。包检察官可不要拘束。”

包正脸上的笑瞬间就垮了,他咬着牙看着公孙泽,似乎还有几分委屈。那样子更让公孙泽心情大好,眉飞色舞了起来。

公孙泽带着一大帮子人走到DBI的门口,回头没见包正没跟上来,隔着两个办公桌喊他的名字。包正声音闷闷地回了一句,抬头看到公孙泽因为报复他而飘飘然的走路姿势——他又忍不住笑了。

评论(12)
热度(17)

© naive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