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级而上

两讫(一)【狄尉】

两讫

下一章



(一)


尉迟真金说到两不相欠的时候其实没想过还有以后。他虽然并不甘心,但也觉得神都龙王案后,凭狄仁杰的这番头脑,肯定不会困于小小寺丞之位。大殿上帝后的青睐明晃晃地摆在他的面前,尉迟真金纵使不满狄仁杰压他一头,也不得不承认他确有过人之处。只是他没想到,因此案离开大理寺的是他而不是狄仁杰。


他官拜金吾卫上将军,与此同时,狄仁杰升任大理寺卿。他其实明白自己的升官多多少少有为狄仁杰让位的意思,但是于他而言,金吾卫也是个不错的位置,至少不用再三天两头被天后威胁要他人头落地,连做梦都忐忑。他有些幸灾乐祸地想象着狄仁杰日后愁眉苦脸的样子,那时再让他去狄仁杰面前走一遭,穿着他金吾卫的官服,骑着高头骏马,比衣锦还乡还要衣锦还乡。


其实从大理寺到皇宫也没有太远,这条路尉迟真金走过太多次。他本来就是天后宠臣,又是九卿之一,三不五时就要入宫面圣。尉迟真金那日在大殿上看着四肢抽搐平躺在地上的丁远大时还在庆幸:要不是偏偏不喜欢雀舌的味道,他那时也得吐一地的虫子,只是人算不如天算,他最后还是不得不把那杯童子尿喝下了肚子。再何况他任大理寺卿时就调令过几次金吾卫,对那些新部下也算是熟悉。金吾卫听名头像都是些五大三粗的汉子,其实公子哥儿更多些,不成气候。只有几位有些能耐,但也比不过邝照和周迁。


况且尉迟真金确实不够高壮,那几次调令也大都是大理寺的一头热。尉迟真金听力极好,神都龙王案时听了不少闲言碎语,他的脸色的变化也颇为精彩,只是不好发作。但案子一了解,那些随同他的金吾卫看他的眼神都变了,恭敬得不行,见到他都恨不得行大礼。尉迟真金相当不自在——他刚调任大理寺卿时也是,手下的人多少觉得他像个绣花枕头一包草的天子宠臣,他也懒得反驳,便得了个空把那群人一个一个打服。


男人的友谊多多少少是建立在打架上的,尉迟真金想着,有些遗憾不能再把金吾卫都打服一遍。但是金吾卫不觉得遗憾,他们本觉得新长官这个小身板,也不见得家世如何显赫,却偏偏年纪轻轻身居高位,怕是借了这副长相的光,海上一役叫他们大开眼界。尉迟真金手持格弓逆流飞身而上,宛如神兵天降,他们那些自诩武将的落汤鸡只能瞠目结舌地看着,再见那尉迟真金身先士卒与歹人缠斗,免不得生出几分羡慕来。最后听消息灵通的说那尉迟真金要做他们的上将军,随着尉迟真金去过蝙蝠岛的都免不了击掌庆贺,再把那些事同守在皇城的弟兄娓娓道来。


兴许是因为这些金吾卫在宫里难找到乐子,说故事的本领倒颇有一套。他们躺在榻上的时候说,站岗巡查的罅隙说,交接班的时候说,最后把那尉迟真金生生说成了天上下凡来的神仙,三头六臂,还会降妖除魔。


这越传越广的流言在尉迟真金就任的那天迎来终结。天后命霍耿领着他熟悉皇城,可不论走到哪里都有一群金吾卫跟着,不能跟着的也双眼目不斜视地盯着他,直到他彻彻底底走出视线范围。他们都在等着尉迟真金伸出那三头六臂让他们开开眼。


尽管尉迟真金在外诨名大唐第一高手,他也没有真的生出来三头六臂。他也只有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除了火红的头发和碧蓝的眼睛,他的相貌并无太多特别之处。盯着的时间久了,金吾卫的那些谣传也终于停了,他们失望地发现新任的长官并非天神下凡,但可喜的是,至少也并没有人打得过他。


尉迟真金终于挑到了一个机会在演兵场把金吾卫都打了一遍。他心里边合计着新的训练方案来收拾收拾这群草包,一边把那几个表现尚且可以的名字都记了下来。这么一折腾,他更加想念起大理寺来。大理寺里他培养出来的那群人,哪个不是好学又刻苦的,鸡鸣前演练场早已挤满人了,若是交给那狄仁杰——一想到狄仁杰,尉迟真金越觉得不放心起来。那狄仁杰的三脚猫功夫,自保已经吃力,怕是他倾力培养的部下都得折损在狄仁杰手下。


您瞧瞧,这下可好,尉迟真金终于得了一个好的由头回大理寺看看了。



tbc

评论(19)
热度(102)

© naive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