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级而上

两讫(二)【狄尉】

两讫

第一章 下一章



(二)


尉迟真金是高兴了,可他狄仁杰却只觉得遭殃了。


怎么说呢,尉迟真金掌管的大理寺多多少少和他想要的那种大理寺有些出入。就比如牢里的那些刑具,他自己就差点儿被大刑伺候,想想就毛骨悚然,在联系上此前二话不说就上刑的风气,他早就想好好整顿一下了。再比如说那些练功积极得堪比军队的寺丞——这可是大理寺,不是那少林寺!于是他接手大理寺不过几日,清晨练武的人便寥寥无几了。


这也致使,特地趁清晨暗淡的日光翻墙进来的金吾卫上将军只见到了几个懒懒散散聊着天的闲人。


尉迟真金大发雷霆。他想过狄仁杰手下的大理寺或许会与他手下的相去甚远,但没想过这么快。狄仁杰其实起得颇早,正在屋里读卷宗,只听外头有人大喊一声:“尉迟大人来了!”,他冷不丁被一吓,手里的卷宗差点落到地上。随后外面传来一阵阵急匆匆的脚步声,震天雷一般响,他把门推开一道缝隙,只见外面的人一边向正门跑一边整理着衣衫,皆是一脸大惊失色。


狄仁杰大概能理解这些人的惊慌失措,但他毕竟在那个尉迟真金管辖下的大理寺没有待多久,况且也过分特别,没能好好体验寺丞生活。但其他人脸都铁青了。有几个新来报道不懂事的,眯瞪着眼睛问旁边的人发生来什么事,也都被旁人铁青的脸吓得不敢再问。狄仁杰慢吞吞地踱步到演练场,只见黑压压的人群。尉迟真金着藏青色常服,顶软帽,还披了一件黑色的斗篷,站在那里比他这个大理寺卿还像大理寺卿。


那训斥的声音实在够大,况且大理寺的众人没有敢在这种场合窃窃私语的,于是狄仁杰隔了老远也听得一清二楚。他摇了摇头,快步走到人群前,对着尉迟真金作揖:“上将军来大理寺视察,狄某有失远迎,希望上将军不要见怪。”


这番话说得尉迟真金怎么听都不舒服,他觉得狄仁杰是在暗示他大理寺已经不属于他的管辖了,于是更加生起气来:“狄仁杰,你自己懒懒散散罢了,还教他们这样。日后遇到案子,我看你是不要命了!”


狄仁杰心里叫苦不迭,他哪里有教坏,只是没有刻意督促罢了。但是看着尉迟真金来势汹汹,他怎么说得出口。于是狄仁杰只能低头称是,再辅以一系列夸奖的话,说得尉迟真金终于不再怒目而视。但就那么简简单单教训一顿倒有违他的初衷了。尉迟真金拍了两下手,叫他们该干什么就去干什么,不消片刻,演练场上就传来“呼”、“哈”的喊声,这下他终于舒坦了。


尉迟真金终于舒坦了,但狄仁杰可不觉得好受。他总不能随着大理寺众人一同练武,站在尉迟真金旁边也觉得别扭。他本觉得尉迟真金过来是前来看他,现在看看倒是像来护犊子的母鸡,气势汹汹得把他这只老鹰都压下去了。


那日狄仁杰在沙陀的帮助下装病躲过刑罚,于牢房里还说这大理寺官僚气颇重。他不满那年轻的大理寺卿自视甚高的样子,带着一脸官场的假笑,还动不动就要动刑。但多相处一阵,他只觉得尉迟真金实在率直得可爱:像是在大殿上他受命带领大理寺,尉迟那时的眼神像是要撕了他,但除了骂了他一句“伪君子”,最后又是赠他神驹又是救他性命,在船上交心交肺,竟成了过命的兄弟;并且大理寺那群人对他忠心耿耿也并非是出于等级森严的官僚做派:那尉迟真金有多护犊子?一场打斗下来,他受的伤绝不会比手下要少。


别扭归别扭,他还是站在尉迟真金旁边。此时尉迟真金的语气已经软了不少,他说:“狄仁杰,我大理寺卿也做了不少时间,这个位置比你想的危险多了。”

狄仁杰没有搭话,侧过脸看着他,于是他继续说:“你毕竟武功平平,要叫他们保护。若有歹人袭击,弓弩、暗器当比刀有效。弓弩射程长且易于连发,意义更在于乱其阵法。暗器则出其不意,可扰其心智。”


狄仁杰根本听不进去。几日不见,其实他挺想念尉迟真金的。这回尉迟真金意气风发地站在他的面前,与他对视,他根本没办法把视线从尉迟真金的眼睛上移开。那双眼睛漂亮,也很稀罕。狄仁杰有些后悔此前没能仔细研究研究。他见尉迟真金已经讲完了,正叉着腰等他的回应。

“尉迟大人是在关心我了?”



tbc

评论(7)
热度(68)

© naive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