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级而上

两讫(三)【狄尉】

两讫

第一章 上一章 下一章



(三)


这句话问得很妙。若是让半月前的尉迟真金回答,他怕是会狠狠地给狄仁杰一拳,再骂上两句。但若是让一个月后的尉迟真金回答,他可能会哈哈大笑,坦率地说:“老狄,我当然是在关心你。”

但是此时此刻,这个尉迟真金无法斟酌出一个合适的回答,他嘴唇动了动,没做声,把含糊的、没想好的支支吾吾都吞回了肚子里。尉迟真金转过头去。狄仁杰忽然发现他的耳尖红了,与那头漂亮的红发融到了一起。尉迟真金嘟囔了句:“你别死了。”


那声嘟囔轻飘飘的,但是在狄仁杰耳中亦有千斤重。他们两个虽说是过命的兄弟,生死之交,但相处总在一些极紧张的氛围里,很多话都是气氛使然。但这次,既没有十日期限,又没有惊天大案,只是大理寺一个平凡的早上。尉迟真金在这个早上叫他别死了。日后狄仁杰想起那个场景,他一生波澜壮阔,尉迟真金一生波澜壮阔,他们能同时有那种轻松惬意的时刻真的是太少了。没有性命之虞,没有权势之争,尉迟真金既扭捏又坦率,只是希望他活着。


尉迟真金说完就急着要走,说是天后嘱托了一些事,叫他尽快完成。狄仁杰心知天后的嘱托不过是一个借口,但阻拦就太过不知趣了,于是点头送别。尉迟真金头也不回,双脚在地上一点,人便如燕子般翻过院墙出去了。


其实狄仁杰猜的并不全对。尉迟真金急着离开固然有几分刚刚坦白的羞赧,但武后的确有嘱托他找个方术师,并且还要求他一定要暗中进行,绝不可以透露给任何人。他办过几次需要找人的案子,但真的亲自去找还属第一次。以往不是让邝照去想法子就是全城悬赏,哪像这次还需要偷偷摸摸的。何况没头没尾,就告诉了他一个诨号,连在大唐的哪里都无从而知。倘若不是在洛阳,岂不是更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找到了。


正当尉迟真金满脑子浆糊,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他依稀想起了邝照同他提过洛阳有一位包打听,说那人天上地下什么事情都知道,只可惜那时他不怎么感兴趣,没有细问,更不知道那个包打听现在何处。但他稍加思索,从大理寺出来便快马加鞭朝庆春茶楼赶去。


庆春茶楼一如既往的热闹。这儿的茶其实不怎么样,即便不与清心茶坊的雀舌作比,也一般的不能更加一般。况且大部分来这儿喝茶的人,也不是为了那几杯淡得像水的普洱的。庆春茶楼有两绝:一是这里名冠京城的茶点桂花糕,二是这里的说书人,相传那人有把死人说活的本事。


但这二者都不是尉迟真金驾马而来的理由。他对吃食不怎么上心,通常是厨子给做什么就吃什么,就算厨子从大理寺那个变成了现在的御厨,他也没吃出什么区别来。若是说他是为了听说书来的,那更匪夷所思了。大理寺的人已经够能编故事了,现在金吾卫又一个赛一个得会讲,他早就不堪其扰,想必不会是这个原因。


只是上次他从庆春茶楼门口路过,听里面在说的竟然就是神都龙王一案,他恰好闲得发慌,便也在茶楼里寻了个座位听一听。没想到那说书人竟事无巨细,如亲身经历似的,就连狄仁杰在鱼腹中留字都知道,更不论那些打斗的细节。尉迟真金当时便觉得稀奇,但那人除了讲故事也做别的什么事,若是想抓起来问一问哪里来的消息,怕是又要被狄仁杰说半天酷吏。他回去之后特地找了当日的厨子问了,那厨子跪在地上连声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尉迟真金见此也无心往下追查。

今日一想起包打听,便觉得这说书人实在可疑了,即便不是天上地下什么事情都知道,也定是在他的大理寺有卧底,再不济也至少知道点东西。


他进了茶楼,在二楼的雕花木窗前找了胡床坐下,还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虽然寡淡得无一丝茶味,但对于他而言也还算可以。少顷,桂花糕也端上来了,还附了两叠其他糕点吃食。尉迟真金把披风解了搁在一旁,只听一阵琵琶声,那说书人上台清了清嗓子,便开始讲起来。



tbc

***

说书是自宋代开始的,我随便扯一点,别当真……


评论(10)
热度(60)

© naive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