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级而上

两讫(四)【狄尉】

两讫

第一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四)


庭院里的银杏树枝繁叶茂,狄仁杰望着那仍然郁郁葱葱的树叶,想象起了秋天金黄的落叶,还能生白果。他暗下决心,今年入秋要叫上尉迟真金一起品品白果酒:庆功宴也不见他喝酒的样子,想必酒量不怎么样,这回可要好好取笑取笑他。狄仁杰想到尉迟真金,此前的那些阴郁就像是忽然消散了,满脑子魔音贯耳般都是尉迟真金哈哈的笑声。他也忍不住想要笑,于是路过的寺丞一边向他问好一边欣赏到了大理寺卿对着一棵银杏树傻笑的样子。不消几日,嘴巴很大的大理寺就传出了银杏修炼千年成精,化为女子,勾去了狄大人心魂的故事。


但亢龙锏这劫不得不先做考量。尉迟真金不至于骗他,天后定确实有所嘱托,既然能直接告诉他,却不说详细,想必是天后令他秘密进行,那必与亢龙锏有关,但也不是直接和尉迟真金说了亢龙锏,恐怕还在幕后筹备。既然明知他和尉迟真金之间生死之交兄弟情深,还偏偏要尉迟真金来做,恐怕武后身边没有比尉迟更有能耐的人了。但武后是断不可能把抢亢龙锏的任务交给尉迟真金一个人,这段时间她当会招兵买马。既然嘱托给尉迟真金,那些将用来对付他的人也不在朝廷编内,也许是他意想不到的人物。武后此举不仅想除掉他狄仁杰,也是在试探尉迟真金的屁股到底坐在哪一边,是否可以用那些新招徕的人取而代之。


其实亢龙锏要藏起来再简单不过了,只是尉迟真金夹在中间,怕是既不忍心自己下手去夺锏,又受武后所逼,无法不行动。与其让他左右为难,不如推他做一个选择。也免得他日后涉及太深、懂得太多,武后不会让他轻易脱身。

狄仁杰主意打好了,便重又走回房里。这几日大理寺需要修缮,他得好好把图纸看看。


再说回尉迟真金那边。

他刚落座,就听旁边的人纷纷喝彩,一节已了。下一节那说书人从男子跌落悬崖说起,说他醒来只见峭壁上萤火般的灯光,踉踉跄跄凑过去,只见来来往往的行人皆身着黑衣,貌如鬼魅。尉迟真金嗤笑——若洛阳真有这般神奇的地方,早就被他大理寺查了个底儿透了,哪里轮得上让一个说书的闲扯。他觉得今日怕是无法找到那个包打听了,索性放松了些,权当听故事。


尉迟真金拾起一块桂花糕塞入嘴里,舌尖方一接触到糕点绵密的表面,就有一股桂花的香气窜到嘴里,牙齿咬下,不需用力便酥散成沙状。尉迟真金想起了刚刚结了块的盐,只消轻轻一触就又马上碎开。那沙又化成一滩厚重的桂花香,他只觉得齿颊生香。


说书的不怎么样,这桂花糕倒还真的不错。尉迟真金如是想着,又塞了一块进嘴里。他上次来这儿听神都龙王案,满脑子皆是这人如何得知,哪儿有心思尝茶点。何况雀舌一事刚过,他看见茶便觉胃里翻江倒海,这茶点不佐茶,看一看都觉得干口。


一节说完,那说书人喝了口水清口就往后台走,旁边坐着的蒙面胡姬弹起了琵琶,楼下的小二上来圆场,说今天先到此结束了,茶楼里一片嘘声。尉迟真金无所谓,他站起身一甩衣摆,扭头推开窗就要走。你说说这个金吾卫上将军怎么就那么不喜欢走门呢?


还好那小二眼疾手快,见他踏上窗棂,忙大喊一声“留步”。尉迟真金听见后面有人喊他,回头见那小二跌跌撞撞朝他的方向跑来,其间差点被支着的胡床绊倒。待到他终于跑到尉迟真金跟前,已经气喘吁吁了。

那小二说道:“这、这位公子……我家老板他……他请您屋内一叙……”



tbc

评论(12)
热度(53)

© naive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