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骂我,我就打你。

伏虎英雄传(四)【火热激八】【历史武侠向联文】

权瑜小火车专列联文,门牌号:681283400

***

(四)


这边武林大会底下暗流涌动,那边孙二公子开开心心搬进了舒城山庄。


舒城山庄真的很大。他们一行人坐马车,行了两日,周瑜勒马说到舒城山庄地界了。孙权非要骑马,他哥又怕他跌了,扶着他在自己身前。孙权也就嘴硬,他哪里骑马走过这么远的路,这匹马刚来他孙家没几日,皮得很,他颠了一路都块吐了。但听周瑜一说,马上精神抖擞,四处张望。当然只能望到一片茫茫的野地荒草丛生,近山处又是云烟缭绕,什么都看不清楚。周瑜驾马行了两步,回头看他小脸蜡黄的样子,禁不住想笑。


孙权知道周瑜是在笑他,忙把脸埋进马鬃里,这马肯定有一阵没洗澡了,熏得他差点儿没憋住。他心想着快到了,就忍忍,总不能在这个少侠哥哥面前失了脸面。


好不容易坐船晃悠悠地过了个大湖,又翻了个山头。只是行至夜幕降临,眼前还是一片田园牧歌的图景,再怎么张望也见不到什么大户人家的府邸。周瑜带着他们敲开农户的门,那农人穿着中衣睡眼惺忪,嘴里嘟嘟囔囔的不像是什么好话。但一见周瑜马上连声叫着“少东家”一边把他们都请了进来。


孙权心想,少东家哪有少侠好听,想到这,便看向月色下带了点倦意的周瑜的侧脸。此时有一阵风吹过,院子里瘦弱的树苗刷拉拉地响,周瑜鬓角散落的碎发也就随着那声响在他的脸上扫着。孙权只瞥到一眼,整个小脸蛋儿就蹭得一下红了起来。


周瑜把他们都安顿好了,叫他们早些休息,说明天傍晚差不多能到安排好的住处。还要走一整天!孙权差点一个白眼把自己翻昏过去,他想到那匹不怀好意的马,想到那艘摇摇晃晃的船。他吐了一地。

这可把他娘心疼坏了,一边怪罪孙策说是他不好好护着弟弟,一边摇晃着孙权的身体就差抱着他哭了。孙权还没昏过去了,他强打起精神推开他娘,步履蹒跚地到处找水洗脸漱口。农户本来都转身要回去睡觉了,被他这下吓得,一溜烟就冲去打水,还把屋里已经躺下的妻子叫了起来。


等到把他弄干净,一大家子洗洗弄弄,终于睡下,月亮已经挂高了。孙权这时觉得难以入眠起来。他在有一股霉味儿的床榻上翻来覆去,翻得自己越发清醒。何况白日的干粮他吐得一干二净,晚饭也没敢让他吃,此时胃里空空如也直教他难受。


孙策已经睡熟了,若有若无地打着呼。孙权蹑手蹑脚地跨过躺在旁边的兄长,和衣推门出去。外面凉飕飕的,他打了个喷嚏。孙权四下望了望,灯都是灭了的,只有一抹温柔的月色罩着。他抓耳挠腮想找个古句以抒胸怀,但按他们孙家一心练拳的家训,他哪背过,就在清晨路过那群去上学堂的小儿时听他们摇头晃脑几句。但是肚子的咕噜声把他从那气氛中拽回到现实,他捂着肚皮就四下找起了厨房。


农户的厨房还挺大的,房梁上挂了几根腊肉和咸鱼,孙权去翻那灶台,锅里还有剩下的半只蒸饼,他犹豫了一会儿,偷偷掰了一小块。他总觉得自己在做贼,心砰砰直跳,小心翼翼又三步并作两步地从厨房冲了出去。


恰好撞上了周瑜。


周瑜也睡不着,他心里有些担忧,说不上来,可能就是那种没由来的感觉,索性就去院子里站一会儿。他刚站定,孙权就偷偷摸摸地从厨房出来了,打了个照面,吓得孙权手里的蒸饼差点落了地。


周瑜心里的那点儿忧郁一下子就烟消云散了,他看着孙权笑出了声。

那声音真好听,孙权面红耳赤地想着,就像话本里的黄蓉。


次日,他们到了周瑜安排的住处。


评论(8)
热度(8)

© naive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