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骂我,我就打你。

月(上)【正泽】




前几天下了许久雨,今天放晴了,傍晚也不见有云。公孙泽把手头上的入室抢劫案报告整理完了,准备明天提交给局长。他打了个哈欠,觉得困意袭来——抢劫案虽小,他这两天还是没怎么睡。倒也不光光是因为案子,只是最近包正怪怪的。


包正哪天不怪了,他又想。包正这人,鬼点子层出不穷的,今天开会的时候还折纸,真是能把他活活气死。或许今天约他出去吃晚饭也是打了什么主意,耍什么把戏。他越想越觉得有可能,在心里又把包正批判了一番,更加拿不准要不要赴约。但怎么说呢,他也很好奇包正叫他去是为了什么。也不是去老布那儿,是他没听过的饭店。


公孙泽推门从办公室走出去,包正还在门口等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了一套衣服,好像头发也弄过了,看起来格外不顺眼。包正见他开门,有一瞬间的紧张,随后又是那种嬉皮笑脸要搭着他的肩膀。公孙泽躲开了,包正在他后面耸耸肩。

“探长哥,我们出发吧。这次我开车。”


公孙泽当然乐得清闲,在副驾驶上闭目养神。那路程还挺远的,他中途睡着了。包正把车停好了,别过头看他。公孙泽睡得意外熟,还发出了轻微的鼾声。只是睡梦里也皱着眉,像是仍为案情所困似的。


包正见他在办公室里睡过几次。倒不是故意去偷看他睡觉,只是有事找他,推门进去,就看见他趴在办公桌上。那时候公孙泽总是把脸蒙住的,包正也看不出他的表情,猜测也是这样皱着眉,一脸不高兴。包正觉得好笑,也觉得有意思,伸手就想抚平他的眉心。


公孙泽这时候醒了,他差点儿没把包正的手指撅断。


那饭店意外豪华,公孙泽不禁回头多打量了两眼包正,像是在说:“好家伙,你还挺有钱的,那怎么还在我家蹭吃蹭好。”包正假装没看出来,和服务生说自己已经预约过了。服务生确认了一下手里的名单,点头把他们往里面带。进了门就能听见钢琴的声音,进去才发现,里面的舞台还在演出弦乐四重奏。


他们预约的位置离舞台颇近,附近也全都是二人位,坐了几对情侣,都穿得相当正式,再看包正也是仔细打扮过了的,只有他穿得普通:他平时也穿三件套,虽然说不是很突兀,但稍微有些普通了。他瞪了包正两眼,包正假装没看到。


“探长哥,还记得上次你请客的时候展超说要去吃的店吗?”包正问他,“就是德城最贵的那家西式饭店。”

公孙泽打量了一下周围,问他:“就是这里?”


“就是这里。”



tbc

评论(12)
热度(16)

© naive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