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级而上

一日凉【伍】

第五章


大宅子的老爷的确没有坏到让陆小凤在半夜一脚深一脚浅地回去,他笑眯眯的,连同四周的宾客佣人也都笑眯眯的。陆小凤有些发毛。家主本想给他这个“七少爷的客人”安排一间客房,那小娃娃却彬彬有礼但倔脾气地执意要和他一间。老爷拗不过他——何况那副神情看上去也并不想反对,于是只能满脸宠溺地答应了。陆小凤彼时还涉世未深,更不通这些富贵人家的人情世故,只能故作拘谨地站在一边乖乖听着,拼命装作像是这个七少爷会结交的那些有礼貌的友人。尽管事实上,他的心里已经非常不文雅非常市井地用秽语骂了几声命运。不过都是些表面功夫,正如这个文质彬彬的小儿心眼里的孩子气。可陆小凤的表面功夫实在不够到位,因为早...

一日凉【肆】

第四章

  

这段被人用锅铲追着打的画面,陆小凤真是不想重温。他想一个拙劣的后空翻破窗而出,可这窗户不但小,还紧闭着——说是破窗,可真的肉做的人磕到木头做的窗子,痛的怎么也不会是窗子——难怪屋里云蒸雾绕。他叫苦不迭,使尽浑身解数小跑着在灶台绕了一个圈,亏得发觉他的厨子身上都是油肉,走起路来地要震的,跑不快,恨得牙痒痒地跟着他跑,陆小凤便绕回了门前,冲了出去。不出去还好,刚踏出半步,他就后悔了。这么片刻竟然屋外人来人往了起来,他一出去,四周的仆役纷纷以好奇而隔阂的眼光看着,像是在猜测他的身份。好在这府邸真是大,估摸着他们互相不认识的也多得很,只是四面八方的视线还是直愣愣地冲过来。陆小凤吞了一...

转斜阳

转斜阳


村舍外,古城旁,杖藜徐步转斜阳。殷勤昨夜三更雨,又得浮生一日凉。

——苏轼《鹧鸪天》


此时,陆小凤正提着一壶酒走向百花楼。


道路两边是拥挤的人潮,谈论着明天的天气今天的皇榜昨天的酱鸭,或者是别的什么一地鸡毛的小事。陆小凤觉得心情很好,好到想要放歌一曲——但是他没有。任何一个正常老实有些羞耻心的成年男人都不会选择在大街上自顾自地唱歌,陆小凤虽然不喜欢顾忌他人的眼光,但是到了百花楼底下还是需要安分一点。理由有很多,比如这里的街市特别热闹,比如小楼上的花特别香特别多,比如他的好朋友总会有很多的客人,比如他想要在花满楼面前唱。


陆小凤走得...

一日凉【叁】

第三章

  

待仆从走远,小童摸索着从草丛里爬了起来,又施施然作了个揖——方向错了,被陆小凤把着双臂拉了过来。只听那脆生生的嗓门清清爽爽地道:“事出突然。多有得罪,望兄台见谅。”语气沉稳极了,也文绉绉极了,哪里还有方才狡黠的样子。陆小凤这便生了不少不习惯来,憋着一张脸,半晌才接了句:“……你是这儿的大少爷?”


小儿似是被他没头没脑的问题惊住了,迟钝了会儿才斟酌着答:“怎么会。我叫阿齐,敢问兄台大名。”

陆小凤上下打量了一番,见他浑身竟无一处干净的,也大约信了他的话,同时又暗自嘲笑自己居然会问出这么傻的问题——哪家的大少爷会和只野猫似的在草里打滚。这么想着,就把不老实的手...

一日凉【贰】

第二章


粉墙黛瓦,正是江南人家。


依陆小凤平时的性子,应当好好用他那贫瘠的形容来好好赞赏一番这个庭院的——那从墙头望去没有一个边际的的亭台楼阁,几处碧绿的小桥流水,修剪得齐整的草木,和其中穿插着衰败的花卉。可惜是在晚秋,就连桂花隐约的余香也终究寻觅不得。陆小凤从不为花开花落惋惜赞叹,然而此时他没有那个心情的原因也不是本性的肆意。他在墙头跨坐着,风吹过时衣摆撩起,但再往下的理应不被人看见的帅气动作却没有办法继续——墙根杵着个总角的小儿,正伸手去拾他方才扔下的包裹。陆小凤倒吸了口冷气,四周环顾了下,在他目光可及,没有半个人影。那倒也是奇怪,那小儿怎么也只像是八九...

一日凉【壹】

一日凉

村舍外,古城旁,杖藜徐步转斜阳。殷勤昨夜三更雨,又得浮生一日凉。
——苏轼《鹧鸪天》

第一章

江南的二月,还带了点寒气,然而温温润润的像是君子的秉性:草长莺飞的天气,一两枝的竹外桃花,高山上的溪流破冰的钝响,秦淮画舫中陡然喧闹的莺歌燕舞,杯中烟气氤氲着的浅碧色的香甜茶水。日日夜夜岁岁年年,或许初来乍到还能感受到惊奇,住得久了也便常常视而不见。

陆小凤不算是初来乍到,他也不算是能够对此十二分珍重的君子,然而此时他依然很快乐。那种快乐像是照亮了一整个江南的灿烂春光,甚至比乍开的桃花更能让人温暖。于是快乐的陆小凤决心唱一首歌,让天底下所有人都能听见。

他唱了。

陆小凤和朱停确实是打从穿开裆裤就早已认识了的...

© naive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