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骂我,我就打你。

习武【少包三 年龄操作 展策】

习武


Warning:

一个假使公孙策和展昭年龄倒置的故事。

写的时候总会想起开封奇谈那个很帅的展昭……

***


公孙策有一阵一直想要习武。


他是方圆十里出了名的神童,才不过十岁已经熟读四书五经,把他父亲满屋子的藏书看了一大半。衣服穿着整整齐齐的,出门还要挥个小扇子,走哪儿都有人叫他公孙知府的大公子。是周围大小孩子的噩梦——父母一旦遇到他,都免不了回去教育他们一顿。以至于他一直交不到同龄的朋友,唯一的友人是他打穿开裆裤就认识的臭包子。他当然不认可这个好友,每每公孙真提到让他去找包拯一块儿玩,总会见他噘着嘴拉着脸很不情愿地屁颠屁颠跑过去。

包拯也是出了名...

过故人庄(十三)【少包三 公孙策中心 微庞策 展策】

warning:

开学很忙了,又马上要期中考,每周一个lab做到脑子都没了……

有一阵想写也写不出来……唉。

本章基本没有庞策成分了,不打tag了,大家小心观看哈。

***

过故人庄


(十三)

很少有人见过公孙真生气的样子。他如今和气得甚至有些懦弱,刚来庐州的时候又冷冰冰又心高气傲没有什么表情,再早的时候他不在庐州,也无从知晓。公孙策记事起父亲就对他是百般宠爱,那可真的是捧在手里怕摔着,含在嘴里怕化了。公孙策也算得上听话懂事,没给他添过什么麻烦,怎会见过他勃然大怒。

逐月楼的大门是被公孙真带人顶开的。他力气虽不算多大,但气势还是蛮吓人的。一排衙役也跟着他气势汹汹,把门板都顶...

过故人庄(十二)【少包三 公孙策中心 微庞策 展策】

过故人庄


(十二)

公孙策迟缓地从水里爬出来,攀在崖壁上。他松了手里的那根藤蔓,够着了崖壁上伸出来的树枝。离开水面的那一瞬间实在是难熬,本来浮着的衣服又沉重地贴在身上,把他往下拽。公孙策咬了咬牙,从河水的拉扯中逃离出来。

他还未来得及喘口气,就被展昭捞着,三两下攀着从断崖垂下来的几根藤蔓,和伸出的几根枝丫,跃上了崖顶。说白了只是个低矮却颇陡峭的山丘,顶部却很平缓,发黄的草隐约生出些绿意,像是对将至的春色蓄势待发。这下公孙策总算舒了一口气,整个人瘫倒在柔软的草地上。一松懈下来,风吹到他湿漉漉又单薄的中衣上,只觉得瑟瑟发抖。展昭急着脱下了自己身上包大娘为他缝制的外衣,一下把公孙策裹了起来...

过故人庄(十一)【少包三 公孙策中心 微庞策展策】

过故人庄


(十一)

师爷跟着公孙真已经有二十多年了,他一直觉得公孙知府挺糊涂又挺明白的。公孙真年轻刚来庐州的时候还有些锐气,像个郁郁寡欢的才子。师爷在衙门做了好几年了,上一任知府也不是说多不负责任,还是积了不少案子。庐州虽小,也不是那么风平浪静的。新官上任三把火,公孙真上任不久,师爷就发现他判案子又快又准,之前囤积的那么多案宗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薄。公孙真那时也确实年轻得很,长得也显小,来就任的时候师爷眼睛都看直了——他打听过,知道这新知府年纪小,没想到看起来跟个上京赶考的年轻书生似的。

公孙真也确实有点书生气质,不过二十多些,只比现在的公孙策大一点。他原是京官,去庐州上任是有违他本意...

过故人庄(十)【少包三 公孙策中心 微庞策 展策】

过故人庄


(十)

上回说到公孙策、展昭、庞统三人在逐月楼那间“会吃人”的屋子的书柜下面,发现了一条机构精巧的幽深的密道。那密道的机关绝非一般的能工巧匠所为,但入口却像一口普通的井。秦三海在一旁瞪着眼一问三不知,公孙策用绳子吊着一支蜡烛往下伸去,倒是很快就触底了,看来并没有他们想得那么深邃。展昭看自己说服不了他,便一脸无可奈何地说:“那公孙大哥你得跟好我。一般密道都颇为狭窄,若是从两头夹击,我怕我护不住你。”

公孙策倒是不以为意,他点了点头,转身对庞统说:“那烦请广兄帮在下守着这个入口。”庞统被他说得一愣,根本来不及回答,就看着公孙策转过身去,像是不愿意再与他多说半句似的。于是庞统冷眼...

过故人庄(九)【少包三 公孙策中心 微庞策 展策】

过故人庄


(九)

说回公孙策那头。他查了几个消失的姑娘的房间,皆没有什么异样。此时庞统扯了扯他的衣袖,问道:“公孙贤弟,你不饿吗?”

他当然饿了,他饿得都看不清眼前的东西了。要不是知道这个黑不溜秋的家伙是庞统而不是烤乳猪,他肯定一口就下去了。但他想他不能因为自己的需求就影响到探案进度,就一脸正经地对庞统摇了摇头。

庞统一把抓住他肩膀,极其正经地盯着他的眼睛说:“可是我饿了。”他顿了顿,又接上一句:“而且这楼里的人也该饿了。”

公孙策汗颜,他查案的时候偶尔会顾不得别人,被庞统那么大刺刺点出来有些尴尬。他嘱咐秦三海去准备午膳,秦三海忙不迭答应了,推开门一溜烟就不见了。公孙策看向庞统,...

过故人庄(八)【少包三 公孙策中心 微庞策 展策】

过故人庄


(八)

公孙策一觉睡到日上三竿,醒来的时候展昭已经不在了。他脸都绿了,慌张地穿上衣服,一边出门一边埋怨展昭怎么不叫醒他。这下定是赶不上书塾的课了。还未走两步,就被家丁拦下,家丁告诉他展昭替他去上课了。他吁了一口气,心里暖暖的,无意识地与庞统作比较,并得出了还是自家的展昭比较好的结论。展昭长大了,会疼人了,他心想。

书塾的事解决了,但这逐月楼的事不能落下。公孙真一早儿去衙门了,叮嘱了家丁不能放公孙策出去,要等他回来问个清楚。这怎么能拦住公孙策呢,他径直地走到庞统的屋前,也不敲门,推开就进去了。庞统也不怪他,歪头问他所为何事。

公孙策拢了拢头发,说道:“今日在下想向广兄借一些...

过故人庄(七)【少包三 公孙策中心 微庞策 展策】

warning:庞统出场极少。


***

过故人庄


(七)

上回说到家丁给公孙策烧了一桶热水,他把展昭遣了出去,自己在浴桶里泡睡着了。屋子里尤算温暖,那桶热水一时半会儿冷不下来。展昭在院子里踱了一会儿步,他是不怕冷,那一沓子事儿让他心里烦闷得紧,他有太多想不明白,只想抓着公孙大哥问个清清楚楚。虽说他们三个外出办案的时候也不是没有一起找个池子洗过澡,但他公孙大哥就是有点公子哥脾气,若非是在荒郊野外找不到旅店,不然绝对是把自己关在房门里,谁都不许进去。包大哥总是嘲笑他,说他跟个小姑娘似的遮遮掩掩,这句话还偏偏要当着公孙大哥的面说,说给他听,结果包大哥总会被大宋第一才子找茬说得哑口无言...

过故人庄(六)【少包三 公孙策中心 微庞策 展策】

过故人庄


(六)

那剑法实在精湛,若是那些普通的江湖侠士,别说是带着个公孙策这样的丝毫不会武功的拖油瓶了,就算他们只身一人,穿上多么轻便的衣服,再打起十二万分的注意也绝对躲不开这一剑。可那庞统哪是普通人。若是他都躲不开,那这一剑倒是可以扬名青史了。他双足在地上轻轻一点,拎起公孙策的领子,愣是带着他腾起了一丈高,轻松地躲过了这一击。

他轻松归轻松,公孙策白眼都要翻出来了。湿哒哒又厚重的衣服黏在身上,又勒着他的脖子,要不是他拽着自己的领口,真是没有死在刺客手上,却要交代在庞统手里了。庞统把他放在屋顶上,公孙策曲着腿摇晃了两下,好不容易保持了平衡。庞统只是双足在屋檐上轻轻一点,便如飞燕一般...

我永远得不到的你·展策


后来过了很久,展昭还是去了一趟迦叶寺。那时候他已经长得相当高大了,脸庞也有了些坚毅的弧度,全然不似当年的那个肉嘟嘟的样子。寺里的大师早就认不出他来了,他只是静静添了柱香。只是想起了曾经他们四人一起来此地的时候,总是香火繁盛的,来来往往经过的都是人。谁知道出了那件事,就这么萧条了下来。


佛门之地总是清静的为好。他这么觉得,就像是自己待了好些年的相国寺,总是人来人往的,总不能把客人拒之门外,又是鱼龙混杂。他终于还是离开了那里。当然原因也并不在这里。


他还记得在迦叶寺的时候,包大哥总穿着身浅色的衣服——后来更是变本加厉,直接穿起了白衣——公孙策就耻笑他,说...

© naive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