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骂我,我就打你。

恰此时:九月某日【cp:权瑜 现代paro】

warning:

1、孙权18岁刚成年注意。

2、孙策全线存活。

3、没有任何策瑜成分,放心食用吧。

4、很雷的小品文,看着乐呵乐呵就好。

5、我知道我ooc,不是非要说的话不需要跟我说的。

***

九月某日

 

孙权高考完的那个暑假过得太匆匆,一晃眼就到临开学了。临走前的那天晚上,和父母兄妹在家吃了晚饭,呆了没多久就说高中同学找他吃夜宵,一溜烟跑出门了。孙策和孙坚双双把头伸出门外,看他那一边提着鞋,一边单脚跳着往楼下跑的背影,异口同声地感慨,真是长大了。

谁说不是呢。孙权哼着不成调的歌,心里也乱七八糟的。骑上他哥那辆菜车一阵猛踩,过了两个公交车站,再打弯拐到那个不知名的大学门口。周瑜已经在那个烧烤摊等着了。他戴着细框眼镜,白底蓝色竖条纹衬衫的领口开了好几个扣子,袖口也高高卷起,公文包随意地扔在光亮的皮鞋旁边。孙权随便地把那辆破菜车往占了大半个人行道的烧烤摊的桌子旁边一停,就像是几年没见了似的两眼发着光冲向周瑜。

 

“瑜哥,嘿嘿。你怎么来的这么早。”他一屁股坐在周瑜旁边的塑料凳上,差点没栽倒,“瑜哥明天我走,你和我哥一起来送我不。”

周瑜倒没被他吓一跳,他那风风火火的,老远就听得到那呼啦呼啦骑着快散架的车的声音。他微笑着摇摇头,把点了一半的菜单递给他:“我明天要上班呢,马上就十一了,我过去看你。”

孙权瘪瘪嘴,仔仔细细盯着周瑜写了几个零零落落的数字的菜单。他一边画着一边嚷嚷:“哎瑜哥,你怎么连羊肉串都没点?羊肉串二——十——串。瑜哥你吃的吧?”他也不等周瑜回答,自顾自地往下看,“哎,我也要吃鸡皮,再加个五,啊不六,嗯……七串吧!”

周瑜忍不住摸了摸他的脑袋。孙权还穿着他高中时候他妈给他买的衣服,这件上面画了不知所谓的图案的T恤好像是在超市减价衣服堆里掏的,头发乱糟糟的,脸颊上还有点痘坑。一路骑车身上还有点儿淡淡的汗味。孙权被他一摸,浑身发颤,昏暗的路灯下不可见地把脸从脖子根红到了耳朵尖。

周瑜似乎察觉出了自己的失态,很快就收回了手,对他说:“再来四瓶啤酒。孙权你会喝酒的吧?不会是第一次吧?”

孙权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周瑜以为他摇的是不会喝酒,说那剩下的我喝吧。孙权心想你又不是没和我大哥喝过,我怎么可能不能喝呢。他打小就跟这不靠谱的父兄在一起,他和小妹早就被趁着妈不在的时候灌过了。小妹还好,他们不敢下重手,孙权被灌的可是金门高粱酒……

想到这儿他就打了个哆嗦,顺手在啤酒一条的前面写了个大大的6。他对着周瑜挠挠头,说:“好不容易见到瑜哥,我得多表现表现。瑜哥这顿我请了啊。”

“这怎么行。”周瑜敲了敲桌子,“你考上大学我还没请客呢,本来想着至少请个大酒店,没想到你想来这里。”

孙权想说这是我哥几个晚自习前偷偷溜出来打包晚饭的第二食堂,就想带你也来吃吃看,他把话又咽下去:“嘿嘿,想着过两天就吃不到了,最后来吃一顿。”

 

“老板!点餐!”

 

撸串店虽说是全国都有,但搁南方,基本只在大学周围有分布。孙权他家这儿更少,晚上热热闹闹的都去吃大排档海鲜去了,烧烤摊还都是什么扇贝大虾的,想吃个烤肉就是那种两个人面前一个炉子的那种,一点也不气派。老板把啤酒给他,盖子开了两个,他端着酒瓶子就要敬周瑜。周瑜赶紧往一次性杯子里倒了点,说你别一口气喝太多。他还没说完孙权就一瓶咕咚咕咚吹了。

他对着周瑜嘿嘿傻笑,周瑜真想捏他的脸。他继续说:“一口气喝太多会容易想撒尿……”

 

不久之后到处找厕所的孙权证实了这一点。

 

吃烧烤的过程就不再赘述,无非是嫌弃那个五花肉太焦了,柴乎乎的,嫌弃那个鱼豆腐孜然加了得有一厘米厚,嫌弃那个鸡皮一串量也太少了吧,塞牙缝都不够。或许是气氛使然,周瑜显得也有些醉了,托着孙权的脸说:“孙权,你的牙缝得有多宽啊……”

孙权很配合地龇牙,露出牙面上一大块的韭菜叶子。周瑜狂笑,引得两旁吃饭的大学生都往这儿盯着看。周瑜长得俊得很,从小到大都招小姑娘,更何况他穿着衬衫西裤,一副霸道总裁的样子。旁边的女大学生眼睛都看直了。孙权撇撇嘴,心想哪有霸道总裁吃路边烧烤摊的,小姑娘花痴都不会找对象。

 

吃完了,酒也都喝得一滴不剩。两个人结了账——最后还是周瑜付的,孙权抢不过他。周瑜说要打的送他回去,孙权摆摆手说我有我哥传给我的传家宝自行车,我后座带你呗。周瑜盯了她一会儿,说:“瞧你的样子也不像带的动我。算了,我骑公共自行车送你回去。”

周瑜去找停车桩了,孙权觉得有些可惜,跨上了他那传家宝菜车,叮叮咣地摇晃了几下,才稳住了往前骑。他骑得很慢,周瑜的那辆公共自行车好像后胎没气了,也骑得很慢。他们拐了一个弯到大路上,再经过两个公交车站。

过桥的时候江风往他的脸上扑。孙权就想起来小时候他哥把妈的电瓶车偷偷骑出来带着他和骑着自行车在后面跟着的周瑜瞎逛,到桥上没电了,嫌他重把他扔下去电又够了,一眨眼就跑远了。他在后面追,追了一会儿追不动了。大哥下坡骑得飞快,头也不回。他气喘吁吁地站在人行道上,一脸被抛弃的伤心欲绝。这时候跟在后面的周瑜骑着车上来了,看他那副样子,忍不住笑了。周瑜的自行车没有后座,就让他坐在前面的横杠上。孙权就像窝在他怀里似的。下坡骑得很快,江风往他的脸上扑。

 

周瑜把自行车停在外面的停车桩上了。孙权推着车往前走。小区里面安安静静的,好像大家都睡了。偶尔有几声狗吠,也很快消散了。小学中学早就开学了,而他今年高中也毕业了。他第一次见到周瑜就是在周瑜高三的时候。周瑜爸妈闹离婚,谁都不要他,他的好哥们儿孙策听说这事,二话不说把他带回家了。这一住就住了一个月,走之前周瑜还把“住宿费”偷偷留在他们家餐桌上。他那时候还没上初中,特别喜欢跟比自己大的人玩。而孙策哪喜欢带着个小屁孩到处跑,一听他说要玩,眨眼间连个人影都没了。可是周瑜不一样,周瑜经常带着他玩,就算孙策催他,摆出一副嫌弃的样子,他也不会把孙权扔下。

他家在小区游泳池边上。小区的游泳池浅得很,他在儿童区学的狗刨,后来要中考了,浅水区的水还不到他的腰,他站那儿跟个顶天立地的柱子似的。也不是那种正正经经的比赛泳池,连泳道都不分,还不是一个长方形的,像是那种用来装饰的大水潭子,池水有一股84消毒液的味道。夏天总是开一整个暑假,一到九月份就又安静下来,空空荡荡。现在就安安静静的,好像之前的喧闹都不存在了一样。

孙权带着周瑜从泳池里面穿过去。浅水区和深水区用一条横贯泳池的路来区分,他们从那条路上穿过。池子里面的水抽得七七八八,靠近路的地方还留了一点。一到秋天,池子里会被吹来很多枯叶,堆在角落没人清理。

 

孙权觉得自己一定是喝醉了,尽管意识清醒,四肢有力。他趁周瑜一个不留意,扔下他那辆破车,顺着池边的台阶小跑着跑进了池子里。泳池地滑,还有积水,他没站稳,摔了,屁股着地,背上都是水。

周瑜喊他赶紧上来,他倒好,坐在浅浅的水里,动也不动了。周瑜心里叹气,也顺着台阶往下走。他把皮鞋脱了袜子也脱了,光着脚拎着鞋子走到孙权面前。进了九月天气凉了许多,是不像之前能够肆无忌惮开着空调的温度了。但今天格外的热。周瑜被水里的细沙硌到了脚,他把两只脚交替着腾起来点,在水里晃晃。很凉快。他的脚腕真好看,孙权心想。

他伸手去拉孙权,孙权也乖乖地把手交给他。下一个瞬间他就被孙权一下子拉进了水里,也拉进了孙权的怀里。他没站稳,手里的皮鞋也跌进水里了。他有些恼怒,但是看着孙权嘿嘿傻笑的样子又生不起气了。

孙权说:“瑜哥刚来我家的时候,我妈找大哥谈过很久,我和爸都扒着门偷听,谈到最后我妈说:‘阿策啊,你要是真的就喜欢他,妈也不会反对的。妈就是想你好好想想,毕竟这么走太难了。’你瞧,妈把你当成我大哥他对象了。”

周瑜尴尬地笑了笑,孙权倒是把他妈的语气学得惟妙惟肖。他想站起来,但孙权拉着他的手不让动,他讪讪地接道:“孙策怎么可能,他托我传给女生的纸条我都快数不清了。别看他一副傻乎乎的样子,高中的时候还挺受欢迎的。”

“那你呢?”孙权看他,眼睛里亮闪闪的。周瑜不敢回答了,喉咙口堵了许多的话,却一个字都吐不出来,“瑜哥你也受欢迎吗,有人跟你表白过吗?”

周瑜点点头,又摇摇头。脑子里面一团浆糊,不知道对方在说什么了。他确实不是没有被表白过,孙策追隔壁班的大乔的时候他也跟大乔的妹妹小乔走的挺近,走得近的结果就是经常被起哄。他们俩就那么不温不火地处着,也没有谈对象,后来毕业了关系就更淡了,好几年没有再见过。也有过几个在他打篮球的时候搭讪他的女孩子,不论对方问什么,他都一律回以一种疑惑的微笑。

他只是觉得孙权的眼睛里好像映了月亮,发着光,让他说不出话来。那应该是一种年轻的光,他向往,又抗拒,于是夹在中间进退维谷。他在心里呐喊停下来,可是时间的流逝怎么会依了他一个人心里的小声呐喊呢?

 

停下来。

“那现在有第一个了。”孙权说,“瑜哥,我喜欢你。”

停下来!

 

周瑜的脸上写满了惶恐,那还真是有点伤人,孙权心想。但是他顾不得那么多了。临走前妈说的早点回家也好,哥哥的那辆躺在一边摇摇欲坠的破车也好,湿漉漉的被风一吹冷得发颤的背也好,那相差的七年也好。他顾不得了。

他吻了周瑜,周瑜瞪着眼睛。嘴唇比他想象的粗糙很多,有些发干的死皮,还有被咬破的血腥味。但是那是周瑜的嘴唇,于是一切的不完美都变得完美起来。他只是贴着,觉得那是又温暖又柔软的。像是一个极其舒适的梦。

浸在泳池里,孙权想起周瑜在他中考前教了他一阵游泳——他那会儿中考还要考游泳。周瑜手长腿长,身体舒展,游泳的时候特别好看。他游得悠悠闲闲的,但很快。孙权趴在泳池边练习蛙泳的腿姿的时候格外羡慕。而现在,他都已经和周瑜差不多高了。他曾经以为的不可逾越的七年,其实真的会越变越短。

他松开了周瑜的嘴唇。明晃晃的灯光下周瑜的脸从脖子根红到耳朵尖,他低着头像是酩酊大醉。他们两个人相对沉默了一会儿,孙权终于禁不住扭头打了一个喷嚏。周瑜说:“明天我和你哥一起送你。”

 

孙权心跳得很快,想着这是答应了吧。他低头去看周瑜的表情。周瑜哪有什么表情可言,一张俊得很的脸皱巴巴的,一看脑子里就是一场台风天。孙权只听见轰得一声,像是在自己脑子里炸了一个雷。他控制不住地摁住周瑜的后颈去吻他。明晃晃的路灯在他旁边的水面上映出一个像极了月亮的倒影,又像是舞池,他们正在里面跳着一场华尔兹。

 

周瑜这次把眼睛闭上了。

 

 

Fin

***

写在后面:

明明说好了要停更却因为实在想写忍不住就一口气写了比平时更多的内容……还大晚上写撸串,肚子叫疯了。

希望我的答辩能过啊啊啊。

评论(2)
热度(28)

© naiveee | Powered by LOFTER